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六章 探討兵法

作者:龍騰東方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四百一十六章  探討兵法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以及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將這些來投奔他們的災民安頓下來之后,他們調轉馬頭,回到了了自己軍營里面的中軍帳。

    “馬大將軍,憑你的經驗,那個秀才白曙光他們來到了你的軍營里面能幫上你什么忙嗎?”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坐在中軍帳的椅子上,望著身心疲憊的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說道:“有些人是隱士,有些人是懷才不遇,有些人是對這個國度失望,才會隱藏自己,其實只要你能給他一個任他發揮的平臺,說不定他的成就不會輸給任何人。”

    “侯爺,你是說秀才白曙光他們那些人里面有能人?”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問道:“那么侯爺,請問你從哪方面看出來的?”

    “馬大將軍,你別忘了,本侯爺在荒島上,跟著師父也曾經熟讀兵書,本侯爺看出這些災民們在你的軍營前面他們是在擺了一個陣法,叫‘長龍迂回陣’,如果說若是碰到有人攻擊他們,他們的兩翼迂回包抄,改變陣法變成‘斬龍陣’,反正他們這些人當中有人對操練軍士,臨陣布兵是十分內行,不信,我們兩個人打個賭,誰輸了,誰就答應誰幫忙做一件自己無法企及的事情,馬大將軍,你看如何?”

    “好,本大將軍陪你賭了。”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回過頭望著南宮曼曼說道:“這件事情誰都不允許耍賴,曼曼公主做我們兩個人的見證人。”

    “好,既然你們要賭,那肯定要公平公正,這件事情曼曼做你們的中間人。”

    南宮曼曼忍住想笑的臉,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們兩個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誰輸了耍賴,別怪我到時候將耍賴的之人公布于眾,讓他在江湖上、武林中,朝廷里,無顏見人,你們兩個人可要想好了。”

    “馬大將軍,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把那個秀才白曙光叫過來問問,本侯爺和你馬大將軍都不允許開口說話,讓曼曼問話,這樣比較公平。”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似笑非笑的說道:“曼曼是一個不懂兵書之人,她只要問問這個秀才白曙光,他們的隊伍是不是按照陣法‘長龍迂回陣’所演練的就行了。”

    “來人,去請那個秀才白曙光來本大將軍的中軍帳里面議事!”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對著外面的侍衛們大聲說道:“抓緊時間,趕快去請!”

    秀才白曙光,剛剛把那些隨著他一起來投奔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災民們安置妥當,就有人來找他說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請他去中軍帳議事。

    “老白,這一次說不定就是你發揮才華的時候了,你平常一直怨天尤人,懷才不遇,現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給你機會了,你可要掌控好哦。”

    站在秀才白曙光旁邊的一個長得身材高瘦,年紀在五十幾歲左右之人接著說道:“如果這一次你掌控不好,你一輩子也就那樣了,到時候別一直拉著我陪你喝酒下棋。”

    “祝翁見笑了,有時候機會也是稍縱即逝的,想真正把控得如何到位也是有難度的。”

    秀才白曙光雙眼露出了精湛的目光,望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差遣過來尋找自己的那個侍衛,然后說道:“這一次,老朽也沒有打算能有什么作為,只是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的俠之大者的俠義所感動,才會如此,如果真的有人欣賞也就罷了,沒人欣賞,咱就回老家種地,豈不是一樣過得自由自在。”

    “老白,你可千萬不能有這種想法,就我們那個平脊的地方,多少年才出了你這么一個秀才,你還生不逢時,現在你可要為咱們的那個平脊的地方爭一口氣,讓隔壁的‘趙家村’看看,我們‘百家村’也不是沒有人才。”

    那個長得身材高瘦,年紀在五十歲左右之人說道:“難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和‘忠勇侯’侯爺欣賞你,所以你要為鄉親們爭口氣。”

    “好,祝翁,老白盡力就是了。”

    秀才白曙光說道:“你們在這里等消息吧,馬大將軍答應馬上就有人來給咱們支營燒飯呢。”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和‘忠勇侯’侯爺都是一諾千金之人,我們大家是信得過侯爺和馬大將軍的,所以,老白,你就趕快去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那里瞧瞧去,馬大將軍找你究竟為了何事?”

    那個叫祝翁的人像是這個秀才白曙光多年老友一樣,兩個人寒喧著,只聽見祝翁接著說道:“我們在這里稍等,說不定馬大將軍已經派人過來給咱們支帳篷和生火做飯了。”

    “你去吧,老白,這里離咱們馬大將軍那里還有些路程,你就把那匹小毛驢騎著,跟著那個侍衛前去,別忘了,把小毛驢帶回來。”

    祝翁好像有點兒舍不得小毛驢似的,他看到了這個秀才白曙光已經跨上小毛驢了,他還在喋喋不休的說道:“別忘了把小毛驢帶回來,在關鍵時刻,它能救了好多人的命呢。”

    “你走來走去的做啥?”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望著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的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侍衛從軍營里面去到那個秀才白曙光那里也有一段距離的,你在著急什么?”

    “本大將軍不是為這事,怎么到現在當今皇上的書涵還沒有到這里,這個是我急的事情。”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本大將軍要知道當今皇上究竟是想怎么操縱此事的,他想在八月十四晚上搞突襲,還是在八月十五早上直接找那個神秘組織的幕后操縱者面對面談判?”

    “當今皇上他有過人的智慧,他也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人,很可能是書涵已經在送達的路途上也有可能。”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當今皇上本侯爺和他接觸過好多次,總覺得他心胸開闊,城府深沉,比起當今皇上,我等不知道要和他相差多少,這一次他既然弄出這么大陣勢出來,可能也是他這么多年來一直在蓄勢待發,他以前為什么一直沒有整頓朝綱,他是有高瞻遠矚的目光,他心憂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顧慮,現在可能他認為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到了,他便要雷霆萬鈞,橫掃千軍,將盤踞在這個國度里面所有的那些不安定因素,一下子解決掉。”

    “報!”

    這個時候中軍帳大門口有侍衛大聲說道:“稟報馬大將軍,秀才白曙光在中軍帳門口等您接見。”

    “有請!”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了一聲有請。

    中軍帳大門口的門簾掀開,秀才白曙光走了進來,雙手抱拳對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躬身說道:“不知道馬大將軍叫秀才來有什么事情?”

    “本大將軍和侯爺都有事情需要你解釋一下,所以差人叫你來就是證實一下子。”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下面公主問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就是了。”

    “秀才白曙光拜見侯爺、公主。”

    秀才白曙光雙手抱拳躬身對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說道:“不知道公主想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也沒有什么事情,你先坐下。”

    南宮曼曼示意旁邊的侍衛,拉一張凳子給秀才白曙光坐下,秀才白曙光朝侍衛擺擺手,躬身站在那里,南宮曼曼也不強求接著說道:“ 剛剛你們在軍營門口的那個隊伍的隊形是不是叫‘長龍迂回陣’?

    如果你們遇到了不明攻擊,是不是馬上就能轉換成‘斬龍陣’是也不是?”

    “公主,秀才白曙光見識了許許多多的人,沒有想到公主年紀輕輕,您也懂兵法,而且是彼有研究啊。”

    秀才白曙光雖說是在中軍帳的燈光下,但是大家還是能從他的眼睛里射出了一種十分驚奇的目光中判斷,這些都被南宮曼曼說中了,只聽見他接著說道:“能看出‘長龍迂回陣’已經不易,還能知曉陣法的演變,公主,老朽實在慚愧,老朽在您公主面前班門弄斧,請公主恕罪。”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白曙光,你先坐下說話。”

    南宮曼曼再一次讓侍衛們給秀才白曙光搬一張凳子讓他坐下,只聽見南宮曼曼接著說道:“既然你懂兵法,我們就要好好的探討一下子兵法上面的事情。”

    “老朽在公主和侯爺面前不敢坐下搭話。”

    秀才白曙光說道:“老朽雖然不在朝廷里面為官,這些禮節老朽還是懂的。”

    “本公主現在就賜座于你,你坐下說話。”

    南宮曼曼忍住笑,一本正經的說道:“本公主想問你,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將軍營駐扎在此處,你認為有沒有什么不到的地方?”

    “這個方面不好說!”

    秀才白曙光望了一眼驃騎大將軍馬少群接著說道:“這個就是各人對兵法上面陣法的理解和悟透有關系!”

    “白曙光,你有什么就說什么,本大將軍洗耳恭聽。”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只要公主有所問,你必答之!”

    “既然馬大將軍如此說,老朽就要暢所欲言了。”

    秀才白曙光雙手抱拳對著在座的幾人拱拱手,然后坐在凳子上接著說道:“這座營寨安扎在這里確實是進可攻、退可守,依山傍水,三面環山,形成天然屏障,倒也是一處絕佳的軍營駐扎之地。”

    “白曙光,看來你真的是熟讀兵法啊!”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聽到了這個秀才白曙光的侃侃而談,驚愕的說道:“你的想法和見地不在本大將軍之下啊。”

    “馬大將軍,您實在是在捧老朽了。”

    秀才白曙光朝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站起身來,微微的彎了一下腰然后坐在凳子上接著說道:“恕我直言,馬大將軍,有兩點老朽想說出來供您馬大將軍鑒賞一下;其一,此處雖然是三面環山,形成一種天然屏障,但是若是夏天,必是悶熱難耐,容易有瘟疫,如果在汛期,山洪暴發,對這座軍營也是一種毀滅性的災難;其二,若是打那種持久戰,對方只要守住你三面環山的進出口的地方,讓你進不來、出不去,那么這個三面環山的天然屏障是不是對敵人也是一個有利條件,甚至也是敵人的天然屏障,敵人只要死死的守住三面環山的進出口,不要和你正面沖突,假如你沒有援軍,你能在這個三面環山的軍營里面守多久呢?”

    “本侯爺沒有想到你白曙光真的是一個軍事天才,你剛剛說的這幾點,本侯爺也想到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笑著說道:“看來你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這里能幫助他不少事情呢。”

    “白曙光,你剛剛提到的問題,確實是有道理,不過本大將軍要說的是,第一,現在是秋后,溫度有些許陰涼,找這個地方安營扎寨是為了讓士兵們不容易受涼,還有汛期早就過了;第二,在那個神秘組織還沒有撕破臉之際,誰敢來守住這個三面環山的進出口之處?”

    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雙眼望著秀才白曙光說道:“想我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也有雄兵幾十萬,一般人也恐難撼動本大將軍。”

    “馬大將軍您既然這么說,老朽也無言以對。”

    秀才白曙光這個時候站起身來朝著在座的各位雙手抱拳說道:“侯爺、公主、馬大將軍,如果沒有其他什么事,老朽就告辭回鄉親們那里去了。”

    “等一等,白曙光。”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忽然也站起身來對著秀才白曙光說道:“別忙著走,你還有你的事情沒有做完,你可不能走!”

    在中軍帳里面的眾人聽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話語,皆感到奇怪,不知道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這話到底是什么用意。

    那么秀才白曙光還有什么事情沒有做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