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另有洞天

作者:大象跳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特么的,都走了一大圈了,怎么還有這些鬼東西。”楊大春恨恨地罵道。

    “別吼了,當心被那些怪物聽見。你這是要找死呢。”張塵小聲罵道。

    “哎,我說,我們不會又轉回來了吧。”楊大春問道。

    “應該沒有這個可能,一路上我們都是按同一個方向。”黑衣人搖了搖頭道。

    “可是,后來的叉道越來越少,就在這一小時之內,更是連一條道也沒有了。”楊大春抽著冷氣道。

    越想心里越是慌得厲害。

    “烏鴉嘴亂說些什么,情況都沒弄清,自己就把自己嚇死了。”張塵又罵了他一口。

    “那你說,現在什么情況?”楊大春不滿地說道。

    張塵一時氣滯,說不上來話。他本也是路癡一個。

    幾人大伏在地上側耳聽了一會,只見那聲音漸漸停歇了。才敢爬起來往前走去。

    “一會千萬別弄出什么聲響,把這些怪物驚著了,可不是鬧著玩的。到時所有人都吃不了兜著走。”黑衣人壓抑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明白!”后面人幾個人齊齊低聲應道。

    一行人又摸著洞壁慢慢往前走去,這次沒人再敢說些什么話,只顧著悶著走著。

    洞里依舊黑呼呼的,只能看見一個個移動的人影,憑著大概的印象認出哪個是哪個。

    又走了半個小時,前面豁然開朗。

    一個巨大的洞穴出現在他們面前,同時幾尊長五六米,寬兩三米的人形怪物也出現在他們視線中。

    只見它們正趴在地上呼呼地睡著,兩只帶蹼的前爪枕著比磨盤還要大上幾分的腦袋。

    沉悶的鼾聲呼呼直響。

    洞穴的周圍凌亂地撒著骨頭,黑暗中分不清是什么骨頭,白森森一片。

    張塵幾人是見識過這些人一樣的怪物的厲害,在另外一個大洞穴里遇見還沒這些一半大,戰斗力尚且那么可怕。

    這些個子比之前他們遇見的那些還要大上幾倍,戰斗力可想而知。

    只怕一個巴掌呼過來,就能把人拍成肉泥了。

    幾個出了甬道,小心翼翼地邁出腳去。

    都摒著呼吸,生怕真弄出什么聲響來。

    但真是怕什么就來什么。

    只見那些人形怪物忽然聳了聳鼻子,緩緩睜開燈籠般的眼睛。

    看向突然出現的幾個小不點,忽然仰起頭一聲長吼。

    張塵心頭一顫,猛地看向那正在蘇醒的幾尊巨大怪物。

    只見它們齊刷刷地看向了自己一行人,楞了一會,忽然猛地跳了起來。

    迅速向張塵一行人這邊奔來,地面劇烈地震動著,滾滾轟鳴聲震徹整個山洞。

    巨大的身形夾著排山倒海之勢向他們撞來。

    “跑!”黑衣人冷喝一聲,率先往前跑去。

    這個洞穴不像剛才那個那么大,一眼就能望到盡頭,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扣著的炒鍋。

    認人絕望的是,除了他們剛才出來的小洞口,再沒看到第二個出口。

    只是中間卻有一個小潭,黑得讓人害怕。

    張塵聯想到洞邊的那一堆森森白骨,連忙喊道:“水,水里應該能通向外面。”

    眾人一陣猛跑,到了水潭邊緣卻停了下來。

    “我們什么氧具都沒有,怎么跳,萬一悶死在里面。”王語夢有些害怕起來。

    “進也是死,退也是死,不管了,他娘的拼了。”楊大春狠狠地說道。

    “快,你們先走,我斷后。”黑衣人眼見怪物們馬上就要追上來了,回頭猛地朝他們吼道。

    一轉身,迅速朝那十幾尊的怪物們跑去。

    “小心!”張塵沉聲叮囑道。這話一出口,才發覺到底有多少的虛偽和無力。

    但現在他們留下來也只會拖累他。

    張塵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這么的沒用。

    誰知那黑衣人回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重重地點了點頭,孤身一人奔向怪物。

    張塵幾人不斷往前跑去,漸漸地看到了那一潭水。

    黑暗中看著這水潭就像是一個不斷吞噬黑暗的鏡子。這樣形容可能有些不符合邏輯,但事實上就是如同。

    身后不斷傳來一陣陣的怪吼聲和重物倒地的聲音。

    “真確定要跳嗎?”楊大春擰著眉頭問道。

    “跳!”張塵沉聲說,連忙快跑幾步,一個縱身往水里跳去。

    “我,我怕!”王語夢顫抖不已,雙腳逐漸往后退去。

    “回去死路一條,跳下來才能有一線生機。快點,大師他可能撐不住了。別磨蹭了。”楊大春在旁邊哄道。

    “可是,可是我還是怕。”王語夢幾乎要哭出來了。

    忽然王語夢飛了起來,朝水里撲去,濺起無數水花。

    這時何寧的冷冷的聲音響起:“廢話真多。”話音剛落,自己也一躍而起,‘撲嗵’一聲也跳進了水里,濺起無數的水花。

    楊大春也緊跟在何寧的后面跳進水里。

    “我們要不要等一下大師?”楊大春朝張塵問道。

    “不等了,大師那么厲害的人物,即使弄不死所有的怪物,想逃脫應該也是很容易的。”

    “倒是我們幾個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走!”張塵說完話,深吸了一口氣,身子一躬,鉆進了水里。

    楊大春幾人看岸上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氣也鉆進了水里。

    還好幾個人都不是旱鴨子,不然這時就麻煩了。

    手里提著的那個怪物的胃,游起很是不方便。張塵不得不把它掛在脖子上。好在剛剛在套得進去。

    一絲絲血液流了出來,混在水里,漸漸變得淡淡的。遠遠看去只見一縷縷頭發狀的波浪往后漫延,漸漸淡去。

    不只是張塵這里,所有人都是這樣。身上的血漬不斷溶化滲進潭水里,竟把潭水都染紅了。

    張塵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心里越發的顫動不安。

    幾人剛剛潛入水中,就看到另一處亮著光。光線朝照了水里,驅走了水里的黑暗。

    一直處于黑暗中的張塵幾人,一看到亮光就興奮得不行了。屏著氣使勁地往前游去。

    忽然身后傳來‘咚咚’的水聲,張塵回頭一看,頓時嚇得魂都快要飛出來了。

    連忙快速游近幾人的身邊,拍了拍他們的身體,指著后面那一大片黑鴉鴉的東西瘋狂地朝他們示意。

    幾人往后一看,頓時臉色大變,拼盡了吃奶的力氣,迅速往前游去。

    待那些密密麻麻的東西游進了一游進了一看,定了定眼,只見無數巴掌大的小魚咧著大嘴,露出尖銳的牙齒。正朝他們浩浩蕩蕩地奔來。

    “快,這魚吃人。”張塵猛地吼出一句,頓時嗆了幾大口水。

    剛剛說完,頓時小腿處傳來鉆心的痛。

    低頭一看,只見小腿上掛著一只魚,正咬著他,怎么都甩不掉。

    更讓人心底發麻的是,后面還有密密麻麻一大堆。

    張塵猛地咬牙,另一腳往魚身上一踢,迅速往上游去。

    這時臉已經憋得通紅,剛剛出水面冒出個頭,就迫不及待地猛喘了一口大氣。

    伸手掛在邊上的支撐物,手腳并用爬了上去。身上不斷地往下滴水,這時才感覺到身上是多么的沉重。

    讓張塵奇怪的是,腳下似乎是夯制的地面,很平整順滑。邊上也是同樣制作的墻壁,就連穹頂上也是如此。

    心里閃過諸般念頭,但這時已經顧不上這些了,連忙趴了下來,伸出手往水邊探去。

    緊接著幾朵水浪涌起,從水面冒出幾個濕漉漉的腦袋。

    “手給我,快!”張塵連忙大喊道。

    楊大春離張塵最近,連忙伸出手去,拽著張塵的手,把自己從水里提了起來。

    “嘶!他娘的!”楊大春猛地一咧嘴,往褲腳上一陣猛拍,幾只巴掌大的魚從他褲腳上掉了下來。

    張著尖銳的利齒不停地甩著尾巴。

    “讓你咬老子,讓你咬老子!”楊大春用力地踩著這些魚,罵罵咧咧地。

    張塵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管他,又盯著水面。

    這時王語夢也從水里冒頭。張塵和楊大春兩人一人一邊拽住了她的手,迅速地把她也提了上來。

    “何寧呢?”張塵臉色一變,連忙朝王語夢問道。

    “他,他在我后面。”王語夢跌坐在地上瑟瑟發抖,顫聲道。

    “壞了,該不會是被拖下去了吧。”楊大春臉色變得異常難看,連忙趴了下去,腦袋朝水里鉆去,緊接著朝水里撈去。

    幾秒之后,身體往后一躬,竟把何寧也提了起來。同時也帶起數十條魚。

    “快,來幫忙。”張塵連忙跑了上去,用背包砸著那掛在何寧身上的魚。

    一時間不斷有魚從何寧身上掉了下來,瘋狂地跳動著,巨大的嘴巴一張一合,尖銳的牙齒看得眾人膽寒。

    幾人一通亂砸,終于把魚給砸死了。

    這時才得以歇息下來。

    張塵‘呼呼’地喘著粗氣,躺在地上,往天上看去。這時才發現他們竟然處在一處地宮之中。

    這地宮不算太高。高度約有近十米,寬卻是極寬。四周各有一排四人合抱大的柱子。

    柱上畫著奇怪的圖案,但張塵離得有些遠,看得不太真切。

    “果然,這洞里還另有玄機!也算是因禍得福,就是不知道這里是不是傳說中的樓蘭古國。”張塵張大了嘴喘著氣,苦笑道。

    “我看像,畢竟我們就是從樓蘭遺址的地表下來的。樓蘭古國的消失一直是一個謎。有很多個說法,但一支都是假設猜測。沒有一定地證據證明。看來樓蘭消失之謎要在我們手里解開了。”楊大春也躺了下來,大口地喘著氣。

    王語夢忽然嚶嚶地哭了起來:“只是可惜,我爸對樓蘭追尋了這么久,都沒有機會真正看上一眼這遺跡。”

    “沒事,你看,他老人家現在不也來了嗎?”楊大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背包道。那里面裝著王語夢父親王良材的尸骨。

    這時從水潭里傳來一陣陣的‘咕咚咕咚’聲。

    張塵臉色一變,迅速跳了起來,往水潭里看去,只見水里冒起一串串血紅色的水泡。

    (//)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