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211章:我數到一千,一千就是你們的死時

作者:囧囧無聲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咦!”張偉忽然指向街右邊:驚訝的說道:“你看,那是什么?”

    無情沒做多想,順著他指示的方向看去!

    卻沒看到有什么特別之處。

    “沒什么啊?”她茫然的轉過過來!

    卻不曾想,張偉正守株待兔!

    兩人嘴唇,電光火石之間,微微一擦!

    無情頓時瞠目結舌,渾身一震,如被雷電擊中!

    “嘿嘿!”張偉得意的壞笑兩聲!見著無情的美目中,漸漸的烈火熊熊,轉身就往回跑去!

    “你給我站住!”無情腿腳已好,在后面嬌喝的追趕!

    醉仙酒樓。

    臨窗坐著一個瘦高的男子,像條竹竿似的,他的臉龐狹長,下唇留著老鼠尾巴一樣的一縷小胡子,雙唇兩撇小胡子,尾端向上翹起。

    他捏著下唇的小胡子,聽到動靜,不由往窗外望去!

    正見到了無情!

    那對老鼠一樣的小眼睛,不禁銀光閃爍!

    “好一個美人!”他出聲贊道!

    他的對面,坐著一個美婦,一臉疼愛、憐惜的沖著懷里抱著的小嬰兒咯咯笑,抬頭瞧了他一眼,又低下逗嬰兒,嘴里說道:“老四,你又想禍害誰了?”

    “嘿嘿嘿。”老四說道:“我去去就回。”說罷,從窗戶飄出,腳在窗臺上一點,輕輕松松縱身一丈,上了屋頂,遠遠的尾隨著無情,看著他進了神侯府。

    神侯府,外表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一進小院子。

    當然,在這都城有個小院子,那也是家資殷實的富裕人家了!

    神侯府院子約值一千五百貫,一貫為一千文,即一百五十萬錢!

    都城中的底層百姓,一日有百文左右的收入,即一月有三千錢左右。

    不吃不喝,約四十二年,才能買得起!

    然而,人怎么能不吃不喝呢?

    民以食為天,吃飯問題,避無可避!

    小民百姓,餓不死,至少一天一升糧;干重體力的,一天就得三升糧!

    大宋神宗皇帝變法之前,糧價大約七文錢一升。

    啟用安石變法之后,直到到哲宗初期,糧價被壓到大約兩文錢一升。

    這個階段的百姓,生活是還算輕松的。

    但是,隨著神宗皇帝去世,新皇帝上臺,一朝天子一朝臣,安石變法被推翻了。

    哲宗、徽宗短短二十來年的時間里,到現在,糧價飆升近十三倍,到了二十五文錢一升。

    底層百姓做著苦工,卻不敢多吃。

    僅餓不死,就要花費四分之一的收入。

    肚子里稍多裝些,就得往二分之一收入上飆!

    一百升為一石。

    宋制一石約為主世界的六十斤。

    宋一升約為主世界0.6斤。

    主世界一斤米三元,0.6斤即1.8元。

    也就是說,此時的大宋都城的底層百姓的日收,僅相當于主世界(-2019)時期的七元多。

    (哲宗初期相當于日收九十一元。神宗變法前,相當于二十六元。)

    打工的還有老父老母幼兒要養,生活是極度困苦的,雖然還能勉強吊著命,但距離活不下去天下大亂,也就是一步之遙了!

    糧價的暴漲,根本原因在于勛貴、大官僚階層,一方面集中土地,打壓佃戶,獲得更多的糧食,一方面囤積居奇,抬高糧價、深加工為酒等商品,獲得更多的利益!

    在封建帝制的規則下,皇帝及其官僚們,掌握著絕對的權力,他們的這種行為,是難以遏制的。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皇帝身上。

    雖然,在歷史上,明君也不是沒有。

    但是,明君不是經常有的,經常有的、更多的、普遍的,是自己也下場,帶頭以權謀私的撈的皇帝!

    把希望寄托于明君的誕生,是十分主觀的、唯心的、脫離歷史實際的、充滿幻想的樂觀的做夢者!

    老四看著無情進入一個院子,踩好了點,攆著下巴的小胡子,心道:“夜深了再來采摘這朵花!”

    ***

    老四待在客棧房中。

    來回走著。

    腦子里想著無情的姿容,心癢難耐,熱血沸騰!

    他等得心焦!

    時不時的看天色!

    子時剛到,他再也忍不住了!

    便推窗飄了出去!

    潛入進神侯府小院子。老四心頭激動,手指頭沾口水,戳破窗戶紙,往屋里瞧!

    他有個特殊的本領!聚精凝神,夜間視物,如同白晝!

    這項本領,給他的采花大業,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他并不清楚神侯府的底蘊,以為只是個尋常的富裕人家。

    張偉忽然睜開了眼睛,心道:“有小賊來了啊!”

    聽到響動,小毛賊正在鐵手窗外!

    神意訣!

    虛空一道勁力,啪的一聲,便給了鐵手一個毛栗子吃!

    “誰?!”鐵手大吃一驚,爆喝一聲,直接從床上,翻跳了下去!

    把剛戳破窗戶紙,正要湊眼睛過去瞧的老四下了一大跳!

    鐵手聽到了窗戶外的細小動靜,一拳凌空就轟了過去!

    啪的一聲,木頭窗戶破碎出一個窟窿!

    老四大驚,啊的驚叫一聲,雙掌抵御,身子輕若鴻毛,順著力道,往后飄退,劃過一道弧線,上了院墻。心中震撼:“(握草),這家怎么有這樣的高手?”

    正想著,鐵手暴力撞破窗戶,沖了出去!

    看到院墻上的小賊,鐵手大喝一聲,縱身跳上!

    老四嘿嘿一笑,卻先了他一步,往后飄退,落了下去!

    他沒有離開落到院外,而是落到了院內!

    這家有高手,但他自信,自己有能力盡快的擺平他!

    鐵手呼喝,緊追而上!

    老四暗道:“一看就知這家伙是個沒腦子的莽漢!”叫道:“小心暗器!”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沖著鐵手迎面甩了過去!

    躲避已不及!

    鐵手運勁于拳,堅若金石,一拳轟出!

    啪的一聲!

    瓷瓶爆碎,一團白色的粉末炸開!

    鐵手不慎吸了一口,頓時頭腦發昏,渾身乏力,不要說追,站立都難!

    “嘿嘿嘿!”老四站住了,不再跑,回過神來瞧向鐵手,奸笑著!他剛想裝比,忽然,有兩條人影,從身后右側襲來,又有一條人影,從屋頂上躍下襲來!

    又是一驚!

    老四輕功極高,身形瞬間往左側飄飛,拉出一串三尺長的虛影!

    襲向他的三人,正是無情、追命、冷凌棄!

    三人之中,以追命輕功最好!

    但是,三人的襲擊,都落空了!

    剎那!

    眾人都感到震驚!

    老四:(握草),這家究竟是什么情況,怎么這么多的高手?論功力,貌似各個都不在我之下啊!

    無情、追命、冷凌棄三人:(握草),這家伙是誰,輕功竟然這么厲害,我們三人聯手,都讓他逃開了!

    老四望向無情,色令智昏,嘿嘿奸笑,面對三人,不退反進,右手往身后一抄,撕拉一聲,取出一柄鋼杖在手!原來他這鋼杖一直貼背藏著!

    四人瞬間打做一團!

    無情不擅拳腳。

    冷凌棄擅長刀法,然而出來的急,沒帶刀在身上。

    追命擅長腿法,輸出就靠他了!

    然而,老四的輕功身法實在厲害!不但快,而且他的身子,仿佛柳絮似的,總能以退為進的去勁力!

    三人聯手之下,他吊著他們,閃退規避,竟然游刃有余!

    鐵手運功壓下暈厥之感,大聲提醒道:“小心他放毒!”

    他不說還好,一說追命等三人便忌憚了起來,攻勢反倒弱了!

    老四嘿嘿嘿的奸笑,說道:“晚啦晚啦!我早就放毒了,哈哈哈!~”

    話剛說完,追命等人,腳下踉蹌,神色大驚,都感渾身乏力!

    確實早就中毒,此時才毒發了!

    三人雖然震驚,但卻不怕。

    既然中毒了,便是著道了,也懶得在與來人打了!

    追命道:“你是什么人?”

    老四望了無情一眼,嘿嘿奸笑兩聲,左手摸了摸上唇左邊的上勾胡子,說道:“我就是四大惡人中的窮兇極惡云中鶴!嘿嘿嘿!”

    追命等人,聽到這個名號,都不由一驚!

    “原來你就是云中鶴!”冷凌棄道!

    云中鶴為四大惡人之一,為人好色,作惡多端,是被六扇門掛了名的!

    只是,六扇門勢力一般盤踞都城,以守衛都城為主要職責,強干弱枝的政策之下,一般并不主動離開都城出去進行抓捕!

    “嘿嘿嘿,”云中鶴得意的笑道:“沒錯,我就是!”

    追命搖頭道:“你要是云中鶴的話,那你肯定要完蛋了。”

    云中鶴微微一愣,嘲諷道:“你們一個個都中了毒,沒有我的獨門解藥,嘿嘿嘿,三天都休想恢復氣力!我要完蛋?呵呵,真是癡人說夢!……”他望向無情,“美人,你放心,我會好好的疼你的!嘿嘿嘿!”

    說著,一臉銀光的,就往無情走去!

    追命大搖其頭,心說: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驀然!

    屋里傳出一個聲音:“你來還是我來?”

    又一個聲音道:“豈勞先生動手?我來罷!”

    云中鶴不由一驚!

    還有高手?

    剛想到這點,忽的周身空氣一緊!

    四面八方,一股巨力向他壓迫,令他的脖子以下,都動彈不得!

    震駭莫名!

    他本能的運勁,想要掙脫束縛!

    卻越掙扎,束縛之力越強!

    幾個呼吸間,他便徹底的慫了,不再掙扎!

    此時,他的肋骨被壓的內彎,壓迫肺臟,呼吸都難以進行!前胸后背,三寸不到!

    也是他體質特殊,若是常人,肋骨早就斷折了!

    “饒、饒命!”他驚恐的求道!

    不見人影,就能把我束縛!

    這是何等可怕的神技啊!

    這是哪位大神隱居在此啊!

    屋里亮起了燈火。

    叮當等人,早就聽到了動靜,但是,他們武藝低微,諸葛正我傳音入密,命他們好好的待著、不要輕舉妄動。

    屋門吱吱呀呀的推開。

    云中鶴把腦袋往右后方轉去,就見一個年輕人,緩步走來,看似一個普通人,卻令他心驚膽顫!

    張偉走了過去,看向無情,問道:“沒事吧?”

    無情微微搖頭,氣力虛弱的說道:“沒事。”

    她明明是有事!

    束縛云中鶴的無形之力,霍然消失!

    他乖乖的站著,卻不敢妄動!

    張偉道:“解藥拿來。”

    云中鶴道:“是。”從懷中取出解藥,躬身,雙手送上,說道:“只需聞一聞就行了。……都能解。”

    張偉“嗯”了一聲,也不伸手接。那小瓷瓶便憑空飛了起來,瓶蓋打開,飄到了無情鼻子下。

    無情一聞,蹙眉說道:“唔,好臭!”

    云中鶴戰戰兢兢的說道:“這真的是解藥啊!解藥就是這樣的!”他可不敢弄虛作假!

    解藥到。中毒癥狀即消。

    無情道:“嗯,是好些了。”她伸手拿過解藥瓶,去給追命他們解毒!

    張偉問云中鶴道:“你們四大惡人,就你一個在這里?”

    云中鶴道:“是。”他并沒有把葉二娘給賣了。

    張偉道:“真話?”

    云中鶴道:“千真萬確,不敢欺騙。”

    張偉輕笑兩聲:“呵呵。”

    追命道:“玄同兄弟,這家伙肯定說謊了!”

    云中鶴驚惶的辯解,“沒有,我真沒有說謊啊!”

    他心里想著,我沒回去,失蹤了,二姐察覺,肯定會找我、救我的!只要我沒死,就還有一線機會!我要是將二姐出賣了,那可就……

    解毒完。

    眾人進屋。

    諸葛正我坐在堂上。

    他有“大宋皇城第一高手”之名!

    云中鶴知道他的身份后,也著實吃了一驚!

    “你就是諸葛正我?”

    “我就是。”諸葛正我榮辱不驚,神態平和的說。

    他質問了云中鶴一些問題。

    云中鶴為人奸猾,避實就虛,回答不出什么有用的東西。

    他也是有恃無恐!

    四大惡人,雖然為非作歹,但是,他們托庇于西夏國,是一品堂中的高手!

    如今天下形式,與主世界的徽宗時期大不一樣。

    主世界的這時,大遼早就亡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金。

    可是在這個世界,大遼卻正處于最后的巔峰狀態!

    大金還是個沒影的事呢!

    大遼皇帝耶律弘基,野心勃勃,意欲南下,吞并大宋!

    而大宋,卻沉浸在澶淵之盟帶來的、與大遼長達上百年的大體太平的幻想之中!(小摩擦是不斷的。)

    他們以為,這種太平,還將繼續!

    會開大戰?

    那是杞人憂天啊!

    而耶律弘基為壯大聲勢,正聯絡西夏,密謀聯盟,一起瓜分了大宋!

    安石變法失敗!保守派復辟,將安石時期奪回的領土,又還給了西夏!

    西夏見大宋迂腐、懦弱至此,便挑釁不斷!

    大戰沒有,小摩擦就沒斷過!

    朝廷一再忍讓!

    江湖好漢卻看不過去這鳥朝廷,太氣人了!

    便仗義出手,與西夏為敵!(也與大遼為敵。)

    其中尤以丐幫為最!

    丐幫幫主喬峰武功蓋世,也因此在江湖之中博得了巨大的聲望!人稱:北喬峰!

    與南慕容遙相呼應!

    南慕容指慕容世家的慕容復!

    慕容世家,享譽武林百余年,家族絕學斗轉星移,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神乎其神!

    慕容復行俠仗義,斬奸除惡,游走江湖,在江湖之中,也闖出了偌大的名頭!

    只這兩三年來,江湖上陸續有成名高手,死在了自己的成名絕技之下!本年年初,丐幫副幫主馬大元更死在了他的絕技鎖喉擒拿手上!

    江湖之上,流言四起!

    慕容世家成為的第一嫌疑人!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呀!

    不是你家干的,還會是誰?

    如今丐幫死了副幫主,全幫上下憤恨至極!江湖之中,受害門派,也趁勢聯絡丐幫,相約一道去慕容家討個說法、興師問罪!

    這是江湖之中,此時的最大的事件!

    不過,朝廷對此,坐山觀虎斗,并不介入!

    在朝廷的眼睛里,這些個羈傲不遜的江湖好漢,互相打個你死我活,那才好呢!

    張偉借著神侯府、六扇門的方便,對此消息,也是知道的!

    丐幫興師動眾,行蹤公開,張偉也了若指掌!

    問了一通,也沒從云中鶴的嘴中問出什么來!

    云中鶴道:“今日得見諸葛先生,真是三生有幸!夜色已深,就不打攪先生休息了,在下告辭!”說著,躬腰,拱了拱手,就要轉身離去!

    鐵手頓時大怒,跳了起來,說道:“惡賊,你還想走?”追命笑道:“你這家伙,想得倒美呢!”

    冷凌棄冷冰冰的目光盯著云中鶴,此時他已經把刀拿在手邊了!

    諸葛正我卻喝止住了他們,壓抑著憤怒,一副忍辱負重的樣子,勉強的擠出笑臉,呵呵笑了兩聲,對云中鶴道:“好走,不送!”

    云中鶴見狀,提著的心,頓時放松下來!

    他這請辭,也是冒險一試!

    想試一試,這大宋朝廷的高手,敢不敢動他這西夏一品堂的人!

    一試之下,竟然奏效!

    心中冷笑:宋人愚蠢、怯弱,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么資格,享這錦繡河山呢?

    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轉身就走!

    他的背后,傳出這樣的對話。

    “先生!”鐵手不滿的怒道:“為什么放他走?”

    諸葛正我道:“他是西夏一品堂的人,不能給朝廷惹麻煩。”

    追命罵道:“踏馬的,這給朝廷做事,也太窩囊了!還不如我以前快意江湖呢!……玄同兄,你倒是說句話啊!剛才那家伙,可是對崖余出言不遜的!”

    張偉半合著眼,語氣平淡的說道:“先生說的有道理。”

    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就都感到失望!

    “哈哈!”外面,傳來云中鶴猖狂的大笑聲!

    眾人只覺被啪啪啪打臉了一番!

    無情看向張偉,過了幾秒,一言不發的起身,回房間里去了!

    鐵手、追命等人也意興闌珊,回房間去了!

    廳上,只剩下了諸葛正我與張偉!

    諸葛正我道:“我去還是你去?”

    張偉道:“還是我去吧。”

    諸葛正我道:“你知道應該怎么做吧?”

    張偉道:“放心,與朝廷無關。”

    諸葛正我點頭,也起身回房間去了。

    張偉一直運使著神意訣,神意掃視,跟蹤著云中鶴!

    ***

    云中鶴采花不成,反被抓,心驚膽顫!

    借著西夏的名頭,咋胡了一番,沒想到竟然得逞了,又得了自由!

    這心情,一起一伏,又伏而起,真如坐過山車似的,此起彼伏,刺激非常!

    他忍不住,想回去客店,把這跌宕起伏的經過,說給二姐聽!

    可是,他卻萬萬也沒料到,在他身后上百丈,竟有一人悄悄的跟著他!

    諸葛正我放他,不過是一個計策!

    與其將他扣住,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來,不如將他放了!

    一來,身在朝廷,身不由己,不如不以朝廷身份做事!

    二來,放他走,跟著他,小魚釣大魚,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呢!

    “寶寶乖!寶寶乖!”葉二娘躺在床上,似睡著了,又似沒有睡著,側著身子,面朝床外,右手輕輕的拍著嬰兒,嘴里呢喃細語,慈愛、溫柔無比。

    篤篤篤!

    忽然,她的房門被敲響了!

    云中鶴道:“二姐,開門呀!”

    葉二娘睜開了眼,說道:“咦,你還在?”

    云中鶴道:“我都出去轉了一圈了。”他輕功高明至極,葉二娘竟沒聽到他出去的響動!

    葉二娘起身,披了件衣服,點了燭火,去把門打開,笑道:“老四啊,得逞了?”

    云中鶴走進房中坐下,說道:“唉,別提了!”

    葉二娘道:“咦!出什么事情了?”關上門,走了過去,在一旁坐下。

    云中鶴便把經過說了。

    葉二娘聽了這段經過,也是大吃一驚!

    正驚異間,驀地空氣一抖,無形氣勁,將他們的穴道給點了,動彈不得,說話不行!

    兩人驚駭!

    雙目互瞪!

    目光之中,就見窗閂向一邊撥開,窗戶吱呀呀的推開,一人如詭魅似的,飄了進來!

    張偉對著云中鶴微微一笑!

    驚不驚喜?

    意不意外?

    兩人看向他,瞳孔縮成一個點,神色之中,滿是恐懼!

    張偉微笑道:“唔,我可以告訴你們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你們會被我打死!而打死你們的武功,將會是丐幫的鎮幫絕學降龍十八掌。……喬大俠‘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我想他是不會介意的。”

    他這樣的嚇唬著兩人,品味著他們面臨死亡的、觸及心靈的、誠惶誠恐的恐懼!

    他并不著急殺他們,也不著急以迷神訣質問他們話!

    他坐在他們面前,幽幽的說道:“我數到一千,一千就是你們的死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