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77、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二日天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傻大個,這邊,這邊!”

    黑鍔蜘蛛剛想對慕容清進行鑿擊,莫一凡就在它身后大呼小叫起來。

    莫一凡的聲音,成功引起了這家伙的注意力。

    黑鍔蜘蛛立時放棄了眼前的目標,麻利的轉過身,大鉗子對準了莫一凡。

    見自己這個辦法起到了效果,莫一凡頓時有了主意。

    他一邊往左邊騰挪,一邊對慕容清招呼道:“慕容,我找到對付這家伙的辦法了!”

    慕容清此時在莫一凡幫忙牽制之下,已經成功脫離了黑鍔蜘蛛鉗子攻擊的區域,處于和莫一凡遙相呼應的位置。

    聽了莫一凡的呼聲,她不敢怠慢,兩個字脫口而出:“快說!”

    莫一凡也知道情況緊急,不敢掰扯太多,連忙將自己想到的東西講了出來。

    “是這樣!”

    莫一凡朝慕容清放話道,“這個黑鍔蜘蛛對聲音的反應很敏銳,咱們倆可以輪流發出聲音吸引它的注意力,來減輕各自的壓力。”

    “發出聲音吸引注意力?”

    聽了這話,慕容清就有些錯愕。

    莫一凡連連點頭道:“對啊,就是我主攻的時候,你在后面發聲咋呼它,卻不直接攻擊。”

    “轉過頭來,當你主攻的時候,就由我來負責出聲牽制。這個法子你看行不行!”

    慕容清雖然戰斗的時候十分勇猛、不喜歡考慮太多,但是人可不笨。

    莫一凡稍稍一提點,她就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她唔了一聲,抬起頭,就想應承下來。

    然而黑鍔蜘蛛似乎被莫一凡的大呼小叫惹出了真火,嘴巴里發出一聲“赫赫”的異響,一雙大鉗子直接掃向了莫一凡。

    慌忙退讓的莫一凡,也顧不得慕容清理解與否了,一邊閃轉騰挪一邊叫道:“慕容,你就別思考了,直接聽我的話去做就行!”

    莫一凡這一出聲,慕容清這才明悟過來眼前的險惡形勢。

    她的臉色微微一紅,旋即沖著黑鍔蜘蛛大喝一聲。

    因為沒有做好準備,慕容清這發出的聲音只顧著音量的大小,完全沒想過要發出什么聲音。

    當野豬洞穴門口的一群人,聽得一聲“哇嗚”的尖銳叫聲之后,差點沒驚得跌倒在地。

    此時已經悠悠醒轉過來,被柰子抱在懷中的天律舞,也被這一下嚇得不輕。

    她唔了一聲,忍不住自言自語道:“原來這才是慕容姐姐真正發飆的樣子,看來平時咱們都理解錯了!”

    天律舞這話說出之后,宋山、楊青、柰子等虎躍崖據點的老人紛紛對視一眼,點頭不已。

    不管慕容清這叫聲有什么突兀吧,至少有一點她做到了黑鍔蜘蛛的注意力成功被她吸引走。

    再次轉過身子的黑鍔蜘蛛,不等腳步站穩,一轉身就撲向了慕容清。

    快速奔過去的時候,它的肚子里還發出陣陣“咕嚕咕嚕”的叫聲。

    聽得這個聲音,后方貓著腰準備攻擊的莫一凡,忍不住嘀咕起來。

    “我靠,這家伙不會是被咱們這無恥的戰斗方法氣炸肺了吧!”

    腹誹歸腹誹,這種千載難逢的攻擊機會,莫一凡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幾乎在黑鍔蜘蛛撲向慕容清的同一時間,他整個人已經猱身而上,施展出了自己的級技能。

    “重劍無鋒!”

    莫一凡默念一句,直接揮舞著手中的劍砸向了黑鍔蜘蛛肥碩的身子。

    在這個技能升級到級之后,莫一凡使用的機會并不多。

    這一下他是含怒而發,威力更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一招使出,只見他的大劍上頓時裹上了一層火紅色的霧氣。

    這霧氣,是修行者步入到灌頂期之后,元漸漸成形的結果。

    雖然還不能稱之為實質性的元,但是現在這樣的威力,已經足夠莫一凡自傲了。

    黑鍔蜘蛛此時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慕容清的身上。

    它的智商雖低,但是對危險的感知能力卻是不差。

    莫一凡雖然這一下沒有發出聲響,但是其劍上那股元聚集產生的動靜,還是讓黑鍔蜘蛛感覺到了。

    此時莫一凡的攻擊已經非常接近,黑鍔蜘蛛也來不及躲避。

    當下它將身子稍稍蜷縮,做出了一個令人意外的舉動。

    “我靠,這是個什么造型?”

    看到黑鍔蜘蛛碩大的身子竟然往自己的劍上主動迎來,莫一凡就有些錯愕。

    雖然心中驚疑不定,但是這會讓箭在弦上,已經是不得不發。

    莫一凡幾乎是咬著牙,將自己的重劍看在了黑鍔蜘蛛的屁股上。

    在他的估計之下,自己這一劍的威力,足以和普通6級異獸的元攻擊相提并論。

    黑鍔蜘蛛就算是外殼再堅硬,這一下也絕對討不了好。

    可現在黑鍔蜘蛛主動后退,迎上了他的劍鋒,讓莫一凡的發力沒能完全。

    這一劍的威力,也就打了折扣。

    說時遲那時快,莫一凡的巨劍很快和黑鍔蜘蛛撞在了一起。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莫一凡手持巨劍的手頓時傳來了一股酸麻。

    好在有了之前攻擊的經驗,他趁這一下撞擊的回震之力,腳下連退了數步,總算是穩住了腳步。

    而黑鍔蜘蛛被這一下轟得也是不輕,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呼。

    它肥碩的身子上出現的那道劍痕,也證明了莫一凡剛剛并沒有做無用功。

    見莫一凡一擊得手,慕容清也來了精神。

    論威力,她劍上的冰霜真,可是要比莫一凡的“重劍無鋒”要強的。

    當然了,慕容清的修行等級不如莫一凡,元方面也差了不少,一正一反相差就不大了。

    但是冰霜劍有一點是莫一凡的“重劍無鋒”無法比擬的,那就是冰凍減速的能力。

    覷準了機會,慕容清將手中的長劍輕輕一彈,接著腳下連跨數步,拉近了和黑鍔蜘蛛的距離。

    此時的黑鍔蜘蛛因為尚未轉過身子,是面對著慕容清的。

    看到她快速逼近,這家伙頓時生出了警覺。

    它的雙鉗猛地左右一分,讓出了一個出入口,似乎在歡迎慕容清的到來。

    可實際上,這口子露出來之后,只要獵物敢進入,就將迎來黑鍔蜘蛛的三重進攻。

    慕容清此時立功心切,沒有考慮太多。

    見黑鍔蜘蛛配合的分開了鉗子,就以為是機會到了。

    她的腳下動作很快,兩三下就突破了這對鉗子的防線。

    接著,慕容清雙手用力握緊了自己的冰霜劍,就要揮出蓄勢已久的攻擊。

    慕容清和黑鍔蜘蛛的動作,被莫一凡看得清清楚楚。

    在看到慕容清竟然就這樣不將人家黑鍔蜘蛛當回事,直接前沖之后,他就徹底傻了眼。

    “這慕容大姐不會是傻了吧,她不知道蜘蛛最致命的,永遠是嘴巴的啃食嗎?”

    心中腹誹的同時,莫一凡的動作并沒有絲毫停滯。

    他一邊大聲叫著,試圖吸引黑鍔蜘蛛的注意力。

    同時,他的腳下也在快速接近這頭黑鍔蜘蛛。

    此時此刻,再去吐槽或是提醒慕容清也沒意義了,只能盡力挽救。

    正面迎敵的慕容清,在突破了黑鍔蜘蛛的雙鉗之后,正準備高興,就被接下來的一幕驚呆了。

    只見正前方這頭黑鍔蜘蛛猛地將身子伏低了半米,將身體和她置于同一水平線上。

    接著,這家伙隱藏得極好的嘴巴突然張開,朝著慕容清就是一口咬過去。

    慕容清大驚失色之下,剛下往后退卻,后方卻又傳來了兩股勁風。

    她幾乎不用回頭,都能猜到這是黑鍔蜘蛛的一雙鉗子到了。

    “啊!”

    慕容清畢竟是慕容清,在這種危急關頭,她的勇敢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面對黑鍔蜘蛛的三重攻擊,她在躲閃無路的情況之下,直接一咬牙,不再管后面的攻擊,迎面就和黑鍔蜘蛛的嘴對沖而去。

    黑鍔蜘蛛顯然沒想到對方在這種時候,還能發起反擊。

    它的嘴巴已經張開,腥臭的氣味也已經散發出來。

    但是面對慕容清這寒光閃閃的劍鋒,黑鍔蜘蛛終究還是選擇了合上嘴巴。

    沒辦法,自家事兒自己清楚。

    黑鍔蜘蛛是知道自己嘴巴里面的脆弱的。

    真要是和慕容清硬碰硬的話,慕容清固然是兇多吉少,但是黑鍔蜘蛛嘴巴里怕也要一片狼藉了。

    黑鍔蜘蛛此時的身份是個捕獵者,它可不想和獵物兩敗俱傷。

    黑鍔蜘蛛放棄了三重攻擊,腦袋往回縮了之后,這就給慕容清留下了生存的空間。

    此時此刻,她也不敢再貪圖攻擊對方了,直接從黑鍔蜘蛛嘴巴旁邊閃身而過,總算是逃了出去。

    “這邊,這邊!”

    驚出一身冷汗的莫一凡,正好接到了慕容清。

    他伸手一搭,讓慕容清有個依靠。

    感覺到對方身體的乏力,莫一凡就知道這位慕容大姐也被嚇得不輕。

    當下連忙拉著搭檔快速后撤,三下兩下就逃到了野豬洞穴的門口。

    洞穴里正在觀戰的幾人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這會兒見二人有驚無險逃了回來,紛紛撫額稱慶。

    “怎么樣,慕容姐姐,沒事兒吧?”

    秋雨關心的問道。

    慕容清回頭對她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沒有多說什么。

    “行了,慕容你先和大家一起進去躲躲。我和這家伙周旋一二,給你們爭取點時間。”

    莫一凡提醒了一身,整個人橫刀立馬,站在了洞穴入口處。

    看到他這副英勇的模樣,身后的幾個女人臉上就都露出了崇拜之色。

    一直以來,無論是柰子、天律舞還是秋雨,對莫一凡的認知更多的是好朋友,好伙伴。

    哪怕他的實力已經是整個據點第一,大家也從來沒有意識到他的強大。

    但是今天,在這種危急關頭,莫一凡的表現為他自己正了名。

    無論是之前的設置陷阱,還是在黑鍔蜘蛛出現之后,對這家伙進行的一系列攻擊布置,莫一凡都表現出了一個強者應有的水準。

    女人嘛,對強者總是容易生出好感。

    尤其是莫一凡本身的相貌又不差,很自然的讓幾個女孩子心里都起了漣漪。

    相比其他人,慕容清依舊保持著清醒。

    她伸手在莫一凡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提醒道:“那我們就先進去,你小心一點!擋不住就立刻回來。”

    轉移目光看了一眼慢慢逼近的黑鍔蜘蛛,慕容清老神在在的說道:“這家伙剛剛吃了那樣的虧,想來也要謹慎不少。咱們真的進去躲避的話,它未必敢全力追上來。”

    不得不說,慕容清的戰斗經驗還是很豐富的。

    此時的黑鍔蜘蛛,明顯已經失去了之前的銳氣。

    雖然明明已經看到了莫一凡他們想要逃跑,它卻不敢直接全速沖了。

    被慕容清提醒之后,莫一凡的信心就更足了。

    他輕輕頷首,頭也不回的說道:“放心好了,我不會硬撐的!你們先撤吧!”

    慕容清應了一聲,直接指揮著眾人準備撤退。

    就在大家準備拔腿往里尋路逃跑的時候,洞穴里某一個岔道突然傳來了一陣“嘩啦啦”的聲音。

    聽得這個聲音,莫一凡就是一愣。

    “什么情況!”

    慕容清的感知能力同樣不差,在莫一凡感覺到之后,她也已經捕捉到了。

    側過頭傾聽了一番,慕容清就感覺這“嘩啦啦”的聲音越來越近。

    與此同時,同一個方向里還隱約傳來了修行者粗重的喘息聲。

    “吳昊點長、許柱?”

    仔細分辨了一下,慕容清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啊?是吳昊點長和許柱大哥出來了嗎?”

    天律舞聞言,忍不住歡呼道:“太好了,加入了他們倆,咱們收拾掉這頭黑鍔蜘蛛的機會就大了。”

    大家并沒有反駁天律舞的話,顯然覺得這是有道理的。

    確實,吳昊、許柱這兩個開竅期九層的強者,雖然實力比莫一凡差了不少,但是用處卻是很明顯的。

    他們倆加入戰斗之后,可以幫莫一凡、慕容清分擔很大一部分壓力,讓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揮灑攻擊。

    團隊協作,永遠比單打獨斗的勝算要高得多。

    這個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

    然而天律舞的話剛剛說完,洞穴里面就傳來了吳昊的警示聲。

    “跑,快跑,往樹上跑!”

    聽到這聲音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懵圈。

    慕容清依舊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

    以她對吳昊的了解,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這是出了大事兒。

    否則的話,吳昊不可能只說出這幾個字,不做其他解釋。

    當下她不敢再遲疑,連忙沖上前和莫一凡并排站立。

    “聽點長的,往前沖!”

    聽了這話,莫一凡不禁露出了一絲苦笑。

    他朝著步步逼近的黑鍔蜘蛛一努嘴,沒有說話。

    慕容清當然明白他的意思,當下不做任何耽擱,直接用行動表明態度。

    她將手中的冰霜劍重新拔出,一馬當先朝著黑鍔蜘蛛疾撲而去。

    “喂,慕容,這算什么?”

    看到慕容清撲出去之后,莫一凡就算再不滿也不能猶豫了。

    他轉頭對身后畏畏縮縮的幾人一揮手道:“我和慕容過去攔著,你們伺機沖過去,然后找棵樹爬上去!”

    “記住,越高越好!”

    “好!”

    秋雨第一個應聲道。

    其余幾個人也都知道事態嚴重,跟在秋雨的身后走出了洞穴,氣都不敢大聲喘。

    看到大家都準備妥當,莫一凡也沒什么好叮囑的了,他直接一個縱身,往前躥了足有五米。

    下一刻,莫一凡已經追上了慕容清,和黑鍔蜘蛛面對面的對峙著。

    這兩個獵物突然去而復返,這讓黑鍔蜘蛛就有些茫然。

    它伸出大腦袋搖晃了幾下,似乎想搞清楚眼前是怎么回事兒。

    莫一凡和慕容清不會給它想清楚的機會。

    二人對視一眼,幾乎同時對黑鍔蜘蛛發起了攻擊。

    “重劍無鋒!”

    “冰霜劍!”

    一冷一熱,雙重攻擊同時從二人手中揮灑出來。

    面對這樣暴戾的攻擊,黑鍔蜘蛛都不禁往后連退了數步。

    看到這個空隙,莫一凡立刻大呼一聲:“跑!”

    接著,他和慕容清再次逼上去,不給黑鍔蜘蛛任何襲擊他人的機會。

    這兩大強者同時發力,已經失去了銳氣的黑鍔蜘蛛,頓時束手束腳起來。

    這家伙的硬實力雖然強大無比,但畢竟只是低等生物。

    拋開堅硬的外殼和鋒利的鉗子,它真正元攻擊并不如何強大。

    偶爾從口中吐息出來的元攻擊,也都被莫一凡、慕容清穩穩閃避開。

    連續幾次之后,黑鍔蜘蛛的氣勢就弱了下來。

    趁著這家伙無力理會,柰子、佐天伊等人終于成功從它身側七八米的地方分別逃向了前方。

    眼看著伙伴們都紛紛上了樹,莫一凡和慕容清二人的攻擊頓時放松了一些。

    沒辦法,剛剛二人的一連串攻擊,可都是實打實的元攻擊,是很耗真的。

    雖然看上去將黑鍔蜘蛛逼得連連后退,可莫一凡二人的消耗同樣不小。

    好在這會兒已經是成功掩護大家逃出生天,二人也終于可以緩緩了。

    佯裝轟出了兩下攻擊之后,莫一凡就忍不住對身邊的慕容清提醒道:“差不多,咱們也該撤了!”

    慕容清嗯了一聲,點頭道:“那就撤吧!你左我右,一起沖!”

    經過之前的一系列碰撞,慕容清也已經清楚了這頭黑鍔蜘蛛最大的弱點。

    很顯然,這家伙在對目標的選擇上,很有一些問題。

    一旦兩個敵人同時動作的話,它很難做到專心致志去對付其中一個。

    有了這樣的發現,二人選定出擺脫黑鍔蜘蛛的方法,也就不困難了。

    莫一凡和慕容清二人這邊正準備往兩側沖,洞口處就突然傳來了吳昊凄厲的叫聲。

    “快跑!”

    前方已經爬上樹的幾個人,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也紛紛尖叫著提醒。

    “快過來,大叔!”天律舞大呼小叫道。

    “慕容姐姐快上樹!”秋雨也急切的叫道。

    雖然不清楚身后發生了什么,但是聽了這么多提醒的聲音,莫一凡和慕容清就知道情況有多危急了。

    二人一起配合了許久,默契早就不用說了。

    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莫一凡和慕容清已經分別從黑鍔蜘蛛的左邊、右邊沖了過去。

    “赫赫~”

    黑鍔蜘蛛對二人的動作十分不解,一雙大鉗子舉在空中,也不知道往哪邊主攻。

    就在它猶豫的時候,莫一凡和慕容清已經順利的從它的身邊躥了過去。

    黑鍔蜘蛛被兩個獵物的動作恍了一下,轉過身來的時候,二人已經跑到了一棵大樹的下方,正吧啦吧啦地往上爬呢。

    被連續戲耍的黑鍔蜘蛛見狀,頓時沉下身子,準備發起攻擊。

    它相信自己的一雙大鉗子,絕對可以將二人爬的這棵大樹攔腰截斷。

    已經配合著爬上樹的莫一凡和慕容清,這會兒總算是有時間向洞穴入口處看去。

    只見吳昊和許柱二人正互相攙扶著,往自己這邊狂奔。

    而他們倆的身后,一片密密麻麻紅色流水。

    “我靠,這是……紅螞蟻?”

    看到這紅色流水快速向前涌,莫一凡忍不住驚呼道。

    秋雨比他先看到,當下就點頭道:“沒錯,這些肯定是龍飛說的紅螞蟻。只是沒想到,這一次它們竟然在野豬洞穴中。”

    二人說話的時候,吳昊、許柱也已經從黑鍔蜘蛛的身邊閃過。

    黑鍔蜘蛛此時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莫一凡他們爬上的這棵樹上,對吳昊、許柱的狂奔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快快,快上來!”

    看到二人已經沖到了樹下,大家就忙不迭的提醒道。

    “不行,許柱受傷了上不去!你們先把他拉上去,我來擋一會兒。”

    吳昊焦急的看了一眼身后快速逼近的“洪流”,又看了一眼正沖自己咆哮的黑鍔蜘蛛,眼神堅毅無比。

    “點長,你別管我了!快上去!”

    許柱熱淚盈眶的說道。

    “我們虎躍崖據點,從來不會拋棄自己的成員!要死一起死!”

    吳昊轉頭看了他一眼,語氣平靜的說道。

    許柱默默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心中百感交集。

    對吳昊,原來狼山據點的成員其實都頗多微詞。

    理由很簡單,這位點長行事太過一板一眼,從來不會通融。

    相比之下,狼山據點的點長蔣松,就好說話得多。

    許柱雖然和吳昊打交道不多,但是心里同樣有著這樣的看法。

    但是今天這一趟出任務之后,許柱對吳昊的感官徹底變了。

    他怎么也沒想到,吳昊會為自己做到這種程度。

    “說得好!點長!”

    莫一凡的聲音突然在二人頭頂上方響起,“不過,今天大家是肯定死不了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