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76、黑鍔蜘蛛

作者:二日天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野豬洞穴口,莫一凡等人緊挨著站在一起,神情緊張的注視著前方那頭土狼,等著這家伙落入陷阱。

    “跨了,跨了!”

    在大家期盼的眼神之中,土狼終于邁出了最后一步。

    隨著它這一腳踏到實處,陷阱頓時發動起來。

    只聽“轟~”的一聲響起,一根半米粗的斷木從上至下,像鐘擺一樣砸向土狼。

    土狼被巨大的響聲吃了一驚,轉過頭的時候,斷木已經距離自己不到五米了。

    被嚇得亡魂大冒的土狼發出一聲“嗷嗷”的叫聲,拔腿就要往旁邊逃竄。

    然而當它想要邁開腿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前腿赫然被什么東西給絆住了,動彈不得。

    土狼愣了一下,探下頭似乎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就在它還懵圈的時候,斷木已經砸到了腦袋上。

    土狼毫無懸念的被這飛來一擊砸得慘嚎一聲,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成功了!”

    看到這一幕,野豬洞穴里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就連一向清冷的慕容清,臉上也有幾分喜色。

    天律舞早就等得,第一時間就沖了出去,想要看看自己親手參與制作的陷阱這第一個成果。

    看到她的飛奔而出,莫一凡頓時一驚。

    “危險,先別過去!”

    來不及阻止的莫一凡,在天律舞身后叫喚道。

    然而天律舞這會兒全部精神力都放在了地上那只獵物上,哪里聽得清莫一凡說了什么。

    眼看這家伙越跑越近,莫一凡再也不敢耽擱了,爆了句粗口瞬間沖了過去。

    其余人雖然不明就里,但是也知道莫一凡的緊張不是裝出來的。

    大家稍微錯愕了一番,也紛紛追隨著莫一凡的腳步沖了出去。

    歡快的跑到土狼身前半米,天律舞這才停住了腳步。

    她雖然沖動了一些,但是在荒域里待的時間可不短了,一些基本常識還是知曉的。

    就好像眼前這只獵物吧,雖然已經昏厥過去,但是死沒死的誰也不敢保證。

    在沒有確認對方死活之前,天律舞肯定不敢靠的太近。

    她站穩腳步之后,身子向前探了探,想再湊近一點,看看土狼還有沒有氣。

    在天律舞看來,自己保持了和這頭土狼足夠的距離,就算這家伙沒死透,向自己發出攻擊,自己也來得及躲閃。

    她的想法固然沒錯,可她低估了眼前這頭土狼的實力。

    對方是異獸,這一點眾人早就看出來了。

    可是因為一直沒有機會展示過,大家對這頭土狼具體的實力是不清楚的。

    見這家伙如此輕易的被擊暈,天律舞想當然的以為對方的等級不高。

    這個錯誤的判斷,差點要了她的小命。

    就在天律舞將頭往前探出來的一剎那,原本暈倒在地上的土狼,猛地睜開了雙眼。

    和對方這兇狠的眼神一對上,天律舞就是一呆。

    她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土狼已經張口朝她的頭咬了下去。

    “我靠!”

    已經跑到一半的莫一凡見狀,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他也知道,這會兒再抱怨什么都沒用了,只有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趕過去才行。

    遠處的柰子、佐天伊等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得呆滯了。

    只有慕容清輕叱一聲,腳下就像是生出風火輪一般,極速朝著陷阱處撲了過去。

    莫一凡和慕容清二人一前一后,幾乎以同樣的速度朝著事發地點疾奔。

    然而,他們雖然反應夠快,但起步還是太慢了一些。

    土狼的嘴已經幾乎要觸碰到天律舞面頰的時候,距離最近的莫一凡還在十米之外。

    天律舞此時已經完全被嚇傻了,甚至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開竅期六級的修行者。

    “啊!”

    因為距離太近的緣故,她的鼻子里已經嗅到土狼口中的腥臭。

    直到這時候,天律舞才反應過來,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聲。

    土狼對她的反應完全不在乎,它現在只想將眼前這個生物撕碎。

    眼看著天律舞這漂亮的臉蛋就要落入狼口,突然林中躥出來一條黑影,唰的一聲咬住了挑在空中的土狼。

    下一刻,土狼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身體直接被硬生生咬成了兩半。

    咬向天律舞的狼頭,就好像被人施用了定身法一樣,在天律舞面頰旁停留片刻,這才掉落下來。

    下一刻,土狼身體里的血就像是噴泉一樣噴了出來。

    猝不及防的天律舞,只感覺一股熱浪襲來,接著整個人被噴灑出來的血濺得滿身都是。

    這一切來得太過突然,天律舞只覺得眼前一黑,人就昏了過去。

    就在她身體即將倒地的時候,莫一凡終于及時趕到。

    一把將這小丫頭抱在懷里之后,莫一凡不敢做任何停留,直接往后連退了好幾步。

    等他穩住身子的時候,耳邊就響起了慕容清的聲音。

    “怎么樣了!”

    莫一凡沒有回答她,只是將自己懷里的小女孩轉交給了她。

    慕容清伸手探了探天律舞的鼻息,見呼吸還很均勻,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你帶著小舞先過去,這里交給我!”

    莫一凡瞬也不瞬的凝視著前方正在啃食土狼的這頭蜘蛛,眼神出奇凝重。

    這是一頭泰坦蜘蛛,但卻不是之前莫一凡和慕容清見過的花吻蜘蛛、天狼蜘蛛,而是另外一種。

    這家伙的個頭比天狼蜘蛛稍大,但是卻比花吻蜘蛛又小了一些。

    它渾身長滿了鋒利的尖刺,整個身體呈現出一種暗紅發黑的顏色,看著就覺得有些恐怖。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這家伙的一對巨大鉗子。

    就是這一對鉗子,剛剛只一下就將土狼攔腰截斷。

    “這……這是泰坦蜘蛛之中的兩大王者之一的黑鍔蜘蛛!”

    秋雨的聲音忽地在莫一凡的耳邊響起,給了他一個提示。

    莫一凡轉頭一看,只見秋雨、宋山、楊青等人也都已經趕到。

    佐天伊、柰子更是幫著慕容清,一起在救助昏迷不醒的天律舞。

    見天律舞這丫頭有人照顧了,莫一凡就稍稍松了口氣。

    他重新將目光轉向前方這頭巨大蜘蛛的身上,下意識反問了一句:“黑鍔蜘蛛?泰坦蜘蛛的王者?”

    秋雨用力點了點頭,表示道:“沒錯,泰坦蜘蛛雖然種類繁多,但是能稱為王者的只有兩種。一種就是眼前這黑鍔蜘蛛,另一種則是會飛行的月魔蜘蛛。”

    雖然有些以后秋雨怎么會知道這么多,但是莫一凡卻不會多去計較。

    畢竟,這女人能夠不藏著掖著,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和盤托出,已經十分難得了。

    真要是什么東西都刨根問底,反而容易引起對方的反感。

    想明白這一點,莫一凡就唔了一聲道:“了解!這家伙既然能稱之為泰坦蜘蛛里的王者,等級肯定不低。一會兒大家先待在原地,我先去試探一下它的實力。”

    莫一凡說出這話之后,眾人就紛紛點頭應了下來。

    確實,去試探敵人深淺這種工作,肯定得團隊里最強的人去做。

    尤其是這頭黑鍔蜘蛛的實力可能很高的情況下,就更需要謹慎對待。

    就在莫一凡摩拳擦掌,準備上前的時候,慕容清已經將天律舞完全托付給了柰子、佐天伊,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邊。

    迎著莫一凡訝異的眼神,慕容清就淡淡開聲道:“一起吧!”

    “呃……行!”

    見自己這位搭檔一定要上,莫一凡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應承道。

    二人和秋雨、宋山等人交代了一句,便慢慢向著那頭黑鍔蜘蛛行去。

    剛剛走了一半,黑鍔蜘蛛就突然停住了進食的動作。

    這家伙將腦袋轉向莫一凡二人,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睛里兇光畢露。

    “我了去,嚇唬小爺啊?”

    看到這家伙欠扁的表情,莫一凡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就要往上撲。

    慕容清伸手按在他的手上,低聲提醒道:“先等等,讓這家伙把那頭土狼都吃完。”

    莫一凡略一沉吟,已經大概明白了慕容清的想法。

    確實,像泰坦蜘蛛這類強大生物,通常只會為了填飽肚子去捕獵。

    而當它們吃飽之后,是懶得去動彈的。

    另外,這黑鍔蜘蛛剛剛捕食那只土狼的時候,已經展現了自己完美的速度。

    慕容清想著,讓這家伙吃得飽飽的,會不會速度能稍微放緩一些。

    想明白了慕容清的考量之后,莫一凡忍不住對她比了個大拇指,低聲道:“慕容,還是你考慮周詳。那咱們就再等等,讓這家伙再神氣一會兒!”

    慕容清聞言,忍不住提醒道:“不可輕敵!這頭黑鍔蜘蛛能夠秒殺那只4級實力的土狼,實力至少也在5級,甚至更高都是大概率的事兒。”

    剛剛土狼向天律舞發起進攻的時候,身體周圍有異常的真變化,暴露出了它的實力。

    慕容清在莫一凡的后面看的清清楚楚,當然能輕易判斷出土狼的實力。

    眼前這頭黑鍔蜘蛛能夠一舉秒殺那只土狼,哪怕有土狼行動被限制的原因,也足以證明其實力了。

    雖然在慕容清看來,5級實力的異獸,有莫一凡加上自己以及后面這么多伙伴還是可以對付。

    但是這其中的風險,也是規避不了的。

    一旦讓秋雨、宋山、楊青他們加入戰斗,自己和莫一凡勢必沒辦法照顧到所有人,出現傷亡的概率會很大。

    更讓慕容清隱隱擔憂的是,眼前這頭土狼還有可能是超過5級實力的異獸。

    一旦真的出現這種極端的情況,那自己和莫一凡能做的,只能是盡可能的拖住這家伙,好讓大家逃命了。

    將這些想法暫時拋在一邊,慕容清輕輕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長劍,蓄勢待發。

    一旁的莫一凡能感覺到她的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勸慰,只能閉口不言。

    對面的黑鍔蜘蛛本來在看到莫一凡、慕容清二人的動作之后,已經停住了進食。

    但是這會兒見他們又停住了腳步,這家伙略一遲疑,就又放心大膽的吃了起來。

    莫一凡不敢再激怒這家伙,但是心里還是忍不住嘀咕道:“我靠,完全沒將小爺我放在眼里嘛!”

    到了這個距離,莫一凡已經能清楚的看到眼前這頭蜘蛛身上的所有特征了。

    光是瞧見這家伙那堅硬得褶褶發亮的外殼,莫一凡就不得不對其慎重起來。

    毫不夸張的說,這家伙的外殼,怕是比當初遇到的那只白野豬還要堅硬幾分。

    同為泰坦蜘蛛類別,花吻蜘蛛和天狼蜘蛛和它一比,簡直是相形見絀。

    除了外殼看著堅不可摧之外,這頭黑鍔蜘蛛最令人生畏的還是它那雙堪比鍘刀的大鉗子。

    土狼的身體有多么堅硬,莫一凡不得而知。

    但是作為一頭等級不低的級異獸,其身體的堅韌性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可即便如此,土狼在這頭黑鍔蜘蛛的大鉗子面前,還是像紙糊的一樣。

    莫一凡雖然對自己和慕容清的戰斗力十分有信心,也不會認為自己的重劍,或是慕容清的長劍能一劍將那頭土狼斬斷。

    自己二人做不到的事兒,這頭黑鍔蜘蛛卻輕輕松松做到了,其兇悍程度實在可怖。

    就在莫一凡和慕容清停住腳步,默默關注著黑鍔蜘蛛進食的時候,后面的幾個人也在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宋山,你說一凡和慕容到底為什么不動手呢?趁著這頭黑鍔蜘蛛進食的時候偷襲,成功的機會總是會大一些吧?”

    楊青不解的問道。

    對這個問題,宋山也有些不解。

    他側過腦袋思忖了片刻,忍不住向旁邊的秋雨詢問道:“秋雨,你對這頭黑鍔蜘蛛應該比較了解吧?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兒嗎?”

    聽了宋山的這個問題,秋雨就無奈的苦笑道:“宋山大哥、楊青姐,關于這頭黑鍔蜘蛛,我也就是知道它的名字而已。至于這種泰坦蜘蛛的戰斗力到底有多高,我實在不清楚……但是,看這家伙剛剛擊殺土狼的那一擊,至少也有5級的實力吧?”

    秋雨這么一說,宋山頓時緊張起來。

    “5級實力的異獸,那差不多相當于灌頂期五層的修行者了。雖然同等級的修行者,肯定要比異獸更難對付。但是在正面交鋒之中,修行者大多是要避其鋒芒的。畢竟,兩者之間的身體結實程度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宋山說完那之后,楊青也附和的點頭道:“是啊,一凡不過是剛剛進階灌頂期。他在正面交鋒之中,或許能應付一頭4級的異獸,但是面對5級的異獸,恐怕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是啊,不能在正面擋住對方的攻擊,那圍攻的戰術肯定就不成了!”

    聽了二人的擔心,秋雨也不禁有些忐忑。

    后方幾人說話的時候,那頭黑鍔蜘蛛也已經完成了進食。

    目睹著這家伙將一整頭土狼都吞進了肚子,莫一凡不得不感嘆它的飯量。

    “嘎嘎~”

    吃飽喝足的黑鍔蜘蛛將一雙大鉗子放了下來,腦袋對著莫一凡、慕容清站立的方向,似乎在考慮什么。

    目光警惕的盯著這家伙的一舉一動,莫一凡忍不住向詢問道:“慕容,你說這家伙不會在考慮先吃哪一個吧?”

    聽了莫一凡的調侃,慕容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都什么時候了,還開玩笑呢?一會兒要是攔不住這家伙,那后果可就嚴重了。”

    說著話的時候,慕容清忍不住朝后面看了一眼。

    莫一凡知道她在擔心其他隊員,就微微一哂道:“問題不大。我剛剛比劃過了,這頭黑鍔蜘蛛雖然兇猛,但是野豬洞穴的入口很小,它是鉆不進來的!”

    慕容清聞言,就哼哼著說道:“你沒見這家伙有一對大鉗子嗎?還是你覺得人家這大鉗子挖不動這些石塊?”

    聽了慕容清的諷刺,莫一凡頓時傻了眼。

    確實,自己怎么把這一茬給忘記了。

    思來想去,好像這會兒也沒什么退路了,莫一凡把心一橫道:“奶奶的,和它拼了。就算打不過,也得讓這家伙脫層皮,讓它沒力氣去追逐其他人!”

    聽了這話,慕容清就露出一個贊賞的笑容。

    是啊,莫一凡這人或許平時大大咧咧了一些,但在這種生死關頭,他是絕對不會拋棄隊友的。

    和這樣的人搭檔,慕容清就有一種溫馨的感覺。

    慕容清的好心情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對面的黑鍔蜘蛛就不耐煩了。

    眼前兩個家伙一直不讓道,它就按捺不住了,朝著莫一凡、慕容清張牙舞爪的撲了過來。

    見一場大戰在所難免,莫一凡和慕容清對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柰子、天伊,你們掩護小舞先進洞里。其他人暫時先在外圍警戒,沒有我的示意,不要出手!”

    拉開架勢慕容清,還不忘給身后幾人提醒一下。

    “啊?不要我們出手?”

    聽了這話,宋山、楊青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茫然。

    還是秋雨反應最快,瞥見黑鍔蜘蛛已經沖到了莫一凡、慕容清面前,忍不住對這兩人催促道:“行了,先別愣著了,咱們往后再退一些,別影響到一凡、慕容他們發揮!”

    聽了這話,宋山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張了張口,想要分辨一下自己并非拖后腿的。

    可又想想自己和人家莫一凡、慕容清實力的差距,宋山的話又被憋了回去。

    場中,面對黑鍔蜘蛛揮過來的一鉗子,莫一凡的重劍用力往上一舉,狠狠和對方拼了一記狠的。

    兩者碰撞在一起之后,只聽“當啷”一聲響起,莫一凡的手臂頓時涌上了一股酸麻的感覺。

    “我去,蜘蛛也這么暴力的嗎?”

    莫一凡連退了數步,這才穩住了身子。

    黑鍔蜘蛛卻好像沒事兒人一樣,揮舞著鉗子,繼續追向莫一凡。

    趁著黑鍔蜘蛛和莫一凡對撞的這一下,慕容清已經繞到了黑鍔蜘蛛的身后,試圖來個聲東擊西。

    然而她剛剛饒到對方的身后,黑鍔蜘蛛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直接和她來了個面對面。

    慕容清沒想到這家伙的速度竟然這么快,差點沒撞到對方的鉗子上。

    慕容清微微一怔神,動作頓時一緩。

    后面莫一凡看到這一幕,連忙大聲提醒道:“別想了,快退!”

    莫一凡這聲音說出來之后,慕容清猛地驚醒。

    她剛想往后跳躍一下,避開黑鍔蜘蛛的攻擊,對方的鉗子已經自上而下砸了下來。

    “不好!”

    慕容清見狀不妙,下意識的向上揮出了自己的長劍,同時身子還保持了一個后退的姿勢。

    她的身法比莫一凡強不少,動作也更迅捷。

    即使在如此被動的局面下,也能稍微搶救一二。

    “小心!”

    看到慕容清遇險,莫一凡忍不住叫出了聲。

    后方正往后逃跑秋雨等人,看到這一幕更是屏息凝神,嘴巴張得老大。

    在一群人的注視之中,黑鍔蜘蛛左邊的鉗子舉起來,猛地向慕容清頭上剪了過去。

    雖然明知道力量差了對方許多,但是慕容清心里很清楚,這時候哪怕是明知不敵也得頂著上。

    她揮舞著冰霜劍,和黑鍔蜘蛛的鉗子輕輕一碰,一股大力隨之傳來。

    “好強的力量!”

    慕容清對此早有防備,借著這股大力,腳下已經往后面滑步而去。

    半空中,冰霜劍和黑鍔蜘蛛的鉗子接觸之后,發出了呲呲的聲音,就像是金屬撞擊在一起。

    借著黑鍔蜘蛛這一鉗的力量,慕容清總算是退出了對方的攻擊范圍。

    下一刻,黑鍔蜘蛛另一只鉗子的攻擊,只能是落在了空氣之中。

    抬頭看了一眼,從自己面前劃過的巨大鉗子,感受著這一擊帶來的風聲,就連慕容清這樣的女性強者,也不禁驚出了一身冷汗。

    “慕容,別傻站著,先拉開距離再說!”

    莫一凡見慕容清還愣在那兒,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慕容清聽到他的提醒,頓時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她將手中的冰霜劍一收,三下兩下就拉開了和黑鍔蜘蛛的距離。

    黑鍔蜘蛛本以為自己這一擊能要了慕容清小命,此時見對方從容逃跑,不禁發出了“赫赫”的憤怒叫聲。

    它再次舉起一雙大鉗子,就要對慕容清進行二次打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