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73、到底是什么?

作者:二日天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捕食了這頭貓科異獸的生物,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殘骸旁,莫一凡認真觀察了一番,給出了自己的判斷。

    “一群?”

    聽了他的答案,吳昊、慕容清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茫然。

    莫一凡嗯了一聲,抬頭道:“這一點其實不難看出。”

    “你們也應該注意到了。這頭異獸的殘骸,被吃得如此干凈,連一絲肉渣都不剩,這絕對不是一頭異獸能夠做到的。”

    聽到這里,吳昊似有所覺的點了點頭。

    默然片刻,他吐出幾個字道:“一凡說的有道理!”

    一旁的慕容清細細一琢磨,也認可了莫一凡的答案。

    不過,她也有自己的疑問。

    目光轉向莫一凡,慕容清不解道:“假如一凡你的判斷是正確的,那為何周圍沒有其它生物留下的足跡或是痕跡呢?這個不好解釋吧?”

    聽了慕容清的話,莫一凡就微微一哂道:“這沒什么搞不懂的!就比如說那些鵜鶘異獸吧,它們如果攻擊的時候不做停留,周圍是不會有痕跡留下來的……即使要找,也得爬上樹上去追蹤了。”

    莫一凡的話,讓慕容清頓時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確實如他所言,這種可能是真的存在的。

    荒域之中,異獸的種類繁多,像鵜鶘異獸這樣空中作業的決不在少數。

    莫一凡停頓了一下,接著開聲道:“另外有一點,點長、慕容你們應該知道鵜鶘這類鳥禽異獸的喙是非常鋒利的。它們是絕對有能力將獵物吃得渣都不剩的。”

    “對啊!這一點我倒是忽視了!”

    吳昊仔細看了看地上被啃食得干干凈凈骨架,用力點了點頭。

    “看這具殘骸的新鮮程度,獵食者離開的時間應該不長。”

    吳昊左右環視了一番,凝神說道:“也就說,這周圍的危險并沒有解除。大家接下來行動的時候,可要小心的。”

    莫一凡、慕容清二人聞言,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三人回到隊伍中之后,天律舞就湊過來問這問那。

    她不敢去打擾點長吳昊,也不敢和冰山一般的慕容清多說什么,只能將目標放在莫一凡身上。

    湊到莫一凡身邊,天律舞就巴巴的問道:“大叔,怎么回事兒,剛剛你們發現什么了?”

    “沒什么,就是一副骨頭架!”

    莫一凡語氣輕松的說道。

    “骨頭架?”

    聽了這話,天律舞的小身板頓時緊張的縮了縮。

    “骨頭架怎么了?平時看你吃肉的時候,也沒見你少啃骨頭啊!”

    莫一凡斜睨了這丫頭一眼,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怎么可能一樣呢,食物是食物啊!”

    天律舞嘟著嘴,一臉的不滿。

    莫一凡逗弄她一句,就不再搭理她,繼續回到隊伍后面保持警戒。

    天律舞是知道莫一凡被分配的斷后任務的,見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后,也不好跟過去,只能嘟囔了兩句,就此作罷。

    重新回到所有人的身后,莫一凡的臉上就多出了幾分凝重之色。

    剛剛他雖然給出了一個大概的答案,可實際上,他并沒有將自己所有的推測都說出來。

    在觀察了那具異獸留下的骨架之后,其實莫一凡是有一個更接近事實的推論的。

    以他之前在地球上生活的經驗,能夠捕食比自身強大很多的獵物,并且能將獵物的肉啃食得如此干凈的,只有兩種生物。

    一種是非洲大陸上的鬣狗。

    還有一種,是蟻類。

    這兩種生物,難纏程度都差不多,都稱得上是其他動物的噩夢。

    再根據現場沒有留下痕跡,莫一凡已經幾乎可以判斷出這頭貓科異獸遭遇了什么樣的對手。

    想到之前龍飛說過的那種“紅螞蟻”,莫一凡就忍不住自言自語道:“難道是我錯怪了龍飛?這片沼澤附近真的有紅螞蟻群存在?”

    這個懷疑,莫一凡暫時沒有說出來。

    因為,他不想讓大家處于惶恐震驚的狀態繼續下面的探尋。

    而且,以他的經驗,蟻類其實是有一個共同的弱點的,就是怕火。

    就算周圍真的有紅螞蟻群,大家這么多人,人手一把火也完全能自保了。

    有著這樣的想法,莫一凡就暫時沒有將這事兒說出來。

    當然了,他自己肯定是全神貫注,時刻警惕著的。

    “小藍啊小藍,我可事先給你提醒一句。咱們后面要真是遇到紅螞蟻群的話,你可不能沖在前面!”

    摩挲著藍貓柔軟的毛發,莫一凡忍不住默念了一句。

    ……

    三個小時的跋涉之后,莫一凡他們一行已經漸漸快要到目的地了。

    走在隊伍最前方的慕容清,抬頭看了看前方,野豬洞穴已經依稀可見。

    轉頭看向吳昊,慕容清就請示道:“點長,再有半小時的路程,就能到了。咱們是不是現在原地休整一下?”

    慕容清的意思,吳昊當然能聽懂。

    她是擔心大家長途跋涉之后太過疲憊,無法已經最佳狀態去對面對可能出現的危險。

    “嗯,你提醒的對!”

    吳昊應了一聲,轉頭看向所有人道:“大家原地休整二十分鐘,再繼續前進!”

    他的話音剛落,早就已經累得不行的天律舞就第一個坐在了地上。

    “不行了,累死了!”

    坐在地上的天律舞,一邊拍打著腿部,一邊嚷嚷道。

    看到她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佐天伊笑盈盈的幫她揉起了腿。

    “謝謝天伊姐姐!”

    天律舞甜甜說道。

    柰子解開了身上的長弓、箭壺之后,也在二人身旁坐了下來。

    “叫你不要跟著過來,怎么樣,現在知道痛苦了吧?”

    看著叫苦不迭的天律舞,柰子忍不住好笑道。

    “柰子姐姐,我哪里知道這一段路程有這么遠啊!”

    天律舞掃了一眼身后悠閑靠在一棵樹旁的莫一凡,咬咬牙道:“都是大叔糊弄咱們,說路程沒多遠。不然的話,我才不會跟過來呢!”

    天律舞的吐槽,當然逃不過莫一凡的耳朵。

    他現在對這丫頭的話,已經產生了抗性,基本上不會被影響了。

    “也不能這么說吧!”

    佐天伊偷偷看了一眼莫一凡,為他開解道,“一凡他是灌頂期的高手,體力比咱們要好多了。這點路程在他看來,確實不遠啊!”

    “天伊姐姐,你就可勁兒幫大叔吧。回頭被他賣了,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呢!”

    天律舞憤憤不已道。

    佐天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聲在天律舞耳邊說了幾句什么。

    很快地,二人又談笑風生起來。

    莫一凡瞥了一眼,那邊“三人組”親密無間的模樣,心中不禁喟嘆:哎,天伊妹妹真溫柔,當正房的話正合適……

    正胡思亂想的時候,秋雨的聲音就在莫一凡耳邊響起。

    “一凡弟弟,在想什么呢?”

    被打斷了思緒的莫一凡,無奈的看著眼前這位美女,一臉悻悻。

    “不會是想什么不健康的事兒,被我打斷了吧?”

    見莫一凡這副表情,秋雨忍不住抿嘴笑道。

    莫一凡哼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不開玩笑了!”笑了兩聲之后,秋雨就收起了笑容。

    她一臉鄭重的看向莫一凡,低聲詢問道:“一凡弟弟,前面這處野豬洞穴,你真的確定里面已經沒有野豬了嗎?”

    看到她心有余悸的樣子,莫一凡就是微微一哂。

    他當然知道這女人在擔心什么。

    事實上,之前他和林峰、慕容清三人第一次探尋野豬洞穴時候的經歷,早就在整個據點傳開了。

    大家也都知道了,野豬洞穴中,那頭白野豬的強悍。

    想想連林峰那樣勇猛的戰將,都在白野豬的攻擊上受了重傷,其中危險性就太駭人了。

    秋雨現在擔心的是,如果這野豬洞穴里不止一頭白野豬的話,那可怎么辦。

    “放心好了,秋雨美女。這野豬洞穴我們雖然一直沒能探尋個究竟,但是大部分路是都走過的。我敢和你保證,這里面肯定不存在白野豬這種強大異獸了!”

    見莫一凡打了包票,秋雨的忐忑心情,總算是稍稍平復了一些。

    “那就好,那就好!”

    秋雨輕輕拍了拍胸口道。

    見她只是擔心白野豬,并不擔心泰坦蜘蛛的存在,莫一凡就有些疑惑。

    他歪著腦袋,好奇的看向這女人道:“我說秋雨美女,你就完全不擔心泰坦蜘蛛的攻擊嗎?”

    秋雨聞言,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嗨,泰坦蜘蛛有什么好擔心的,不過是一群大一些的低等生物罷了!”

    見莫一凡依舊是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秋雨就訕訕解釋道:“其實我也是根據自己的經驗推測啦。”

    “之前在其他地方求生時候,我曾經見到過一頭雙頭狼捕食低等異獸巨蜈蚣。雙頭狼僅僅用了兩分鐘,就將十多只巨蜈蚣全都殺死。可實際上,兩種異獸之間的等級差距并沒有多大……”

    聽了秋雨的一番解釋,莫一凡頓時明悟過來。

    不用說,肯定是高等級異獸雙頭狼對低等異獸的壓倒性優勢,給秋雨留下了深刻印象。

    讓她一聽是蜘蛛類生物,就下意識的覺得對方實力不強。

    可是,有一點她忽略了,那就是荒域之中,沒有任何事情是絕對的。

    就好像蜘蛛這種節肢動物吧,未必就都是低等的、沒有智慧的。

    當然了,因為和這女人不熟悉,她的這個錯誤莫一凡不會去糾正。

    他只是摸了摸臉頰,唔了一聲點頭道:“原來如此,那我明白了!”

    秋雨解釋了一番之后,又試探著問起了其他問題。

    “對了,一凡弟弟,你現在已經進階到灌頂期了,是可以隨時和上界聯系上,然后飛升的。可為什么你從來沒有往這方面考慮過呢?”

    說到這里,秋雨的目光忍不住向前面的三個女孩子望了過去。

    “難道說,你是為了天伊妹妹她們三個?”

    不等莫一凡給出答案,秋雨又接著追問道:“又或者,是為了慕容小姐?”

    聽了秋雨這個問題,莫一凡忍不住一陣莞爾。

    他哈哈笑道:“秋美女的想象力可真夠豐富的……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你想多了!”

    看著前面吳昊、慕容清已經重新站起來,莫一凡也跟著站直了身子。

    扭過頭掃了一眼滿臉期待的秋雨,他聳了聳肩,不以為意道:“我之所以不想飛升去上界,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我不想去當人家的看門狗!”

    “看門狗?不至于吧?”

    秋雨聞言,不禁露出訝異的神色。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秋雨對上界的情況了解是比較多的。

    此時聽了莫一凡激烈的話語,她忙不迭的解釋道:“上界雖然大家的實力普遍要強過荒域。但是,咱們飛升過去之后,也不是就沒有容身之地了啊。咱們可以給一些強者當門客,也可以自立門戶啊。”

    停頓了一下,秋雨接著勸慰道:“就算你覺得現在飛升,還不夠實力自立門戶,也完全可以等到灌頂期四五層之后再飛升啊。那時候,你的那些擔心就完全不存在了。”

    秋雨這番話說完之后,莫一凡就露出了一絲微笑。

    “行了,秋美女,你就不用勸我了。關于要不要飛升上界的事兒,我已經決定了!好了,大家已經差不多要動身了,咱們也趕上去吧!”

    說完這話,莫一凡還不忘對秋雨招了招手。

    秋雨本來還想再勸幾句,見他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也只能作罷。

    不過心里面,她卻是暗暗賭咒發誓道:“這個莫一凡還真是死腦筋。不行,回頭得轉移一下目標,和柰子、佐天伊她們多說說這事兒。只有我一個人單獨飛升的話,肯定是不安全的!”

    是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秋雨就在前兩天救回劉越他們之后,已經突破到了開竅期九層,成了整個虎躍崖團隊之中的第五人。

    更神奇的是,她剛剛突破到開竅期九層之后,就已經感悟到了元神的存在。

    對此,秋雨自己也很疑惑。

    她認真回憶了一下自己突破的經過,覺得這事兒肯定和那次救人任務有關。

    因為,只有當時她是和佐天伊有過接觸的。

    很有可能,在那次任務的接觸過程中,自己受到了她的一些影響。

    有了這樣的懷疑,秋雨自然更想和佐天伊套套近乎了。

    不過,佐天伊雖然性子溫和,但是除了莫一凡等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她對任何人都是一個樣的。

    為了自己能更快掌握元神修煉的技巧,也為了以后飛升能有一個伙伴,秋雨這才幾次三番的和莫一凡說話。

    對于秋雨的打算,莫一凡完全不知道。

    他覺得,這位秋美女似乎腦回路和普通人不大一樣,鐵了心不想被她糾纏了。

    “一凡,前面就到目的地了,你過來吧!”

    前方慕容清的聲音,讓此時的莫一凡聽了之后,如聞天籟。

    “好嘞,來了!”

    莫一凡對秋雨攤開雙手,做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然后顛顛跑到了前面。

    秋雨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悻悻不已。

    三步并兩步跑到了隊伍的最前方,莫一凡看向吳昊、慕容清道:“點長,慕容,我先過去看看?”

    “等一等!”

    看到莫一凡躍躍欲試的樣子,吳昊一伸手攔住了他。

    “呃……”

    莫一凡愣了一下,不解的看向了吳昊。

    他心說:“吳昊難道是要讓慕容打頭陣?可慕容沒有防御護盾護體,安全性沒有保證啊!”

    就在莫一凡愣神的時候,吳昊下面的話讓他安了心。

    “我讓一個人跟著你去!”

    莫一凡啊了一聲,點頭應了下來。

    “楊青,你的嗅覺最靈敏,跟著莫一凡先過去外圍看看!”

    吳昊手一指,指向了身后不遠的楊青。

    楊青也是虎躍崖據點的老人了。

    同樣身位女人,年齡也不大,但是她的性格和柰子、天律舞相差很大,平時也很少和“美少女組合”混在一起。

    當然了,其中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楊青和宋山是情侶,二人平時幾乎都是一起執行任務的。

    此時莫一凡聽了吳昊的指示,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另一邊的宋山。

    對莫一凡,虎躍崖據點的所有人都是很認可的。

    注意到他的疑惑目光,宋山就爽朗一笑道:“放心吧一凡,我可不會因為這點事兒吃醋。楊青的嗅覺靈敏,她陪你一起過去,更容易發現一些異獸留下的氣味!”

    聽到這里,莫一凡就恍然大悟起來。

    確實,虎躍崖據點這些成員的特長,他是有所了解的。

    像宋山,他的視力極佳,據說能看到一公里以外的動靜。

    而他的情侶楊青,則是嗅覺特別靈敏。

    了解了吳昊的安排之后,莫一凡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他和楊青點了點頭,又對吳昊、慕容清低語了兩句,然后慢慢向前方邁出了步子。

    楊青見狀,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跟了上去。

    余光瞥見楊青跟得太緊,莫一凡就連忙開聲道:“楊青大姐,你的步子放慢一些,盡量和我保持五米的距離!”

    楊青愣一下,旋即明白過來。

    顯然,莫一凡這是在保護自己。

    畢竟,有什么緊急情況的話,他自己有灌頂期的防御護盾擋著,是可以抵御一陣的。

    而自己,恐怕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

    想到這里,楊青感激對莫一凡笑了笑,然后放慢了步子。

    見這位楊大姐如此知情識趣,莫一凡就感覺省心了不少。

    他慢慢向前行走,絕不放過周圍任何一個細節。

    走了差不都二十米,前面已經接近洞口那片空地了。

    莫一凡仔細辨認了一下,發現自己和慕容清上次設置的陷阱還在,并沒有被動過的跡象。

    他摩挲了一下頭皮,自言自語道:“唔,既然這幾天都沒生物路過?看來這處野豬洞穴應該是安全的了!”

    有了這個推測,莫一凡的動作不由加快了幾分。

    跟在他身后楊青一個不察,差點被甩開。

    走到那根巨大樹枝旁邊,莫一凡這才停下了步子。

    回身看到小跑著趕過來的楊青,莫一凡這才醒悟過來。

    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啊,楊青,剛剛忘了你還跟著了!”

    楊青微笑著眨了眨眼,沒有多說什么。

    二人抵達洞口之后,開始認真觀察周圍的環境。

    莫一凡俯身看了看周圍,發現樹枝周圍的腐爛果實,已經全都不見了蹤跡。

    周圍除了枯草、落葉之外,沒有任何東西。

    看到這一幕,莫一凡忍不住皺起了眉毛。

    “怎么回事兒?這才過了七八天,就算是果實腐爛,和土壤融為一體,也應該留下點痕跡啊!”

    暗暗狐疑的時候,莫一凡忍不住用大劍扒拉了一下樹枝周圍的土壤。

    上次用陷阱成功獵殺了兩頭天狼蜘蛛之后,他并沒有忘記將白野豬的那些尖刺收集起來。

    當然了,因為擔心會再有大批天狼蜘蛛過來,莫一凡和慕容清收拾的時候肯定沒那么細致,周圍肯定還有殘留。

    果不其然,翻看了一會兒,莫一凡很快就找到了幾枚尖刺。

    看到他將尖刺放到手中翻看,楊青就忍不住詢問道:“一凡,這些尖刺是什么?”

    莫一凡沒有回頭,直接開聲道:“這些是當時我和慕容做的武器,就是靠它們殺死的那兩頭天狼蜘蛛。”

    楊青恍然的唔了一聲,沒有繼續打擾莫一凡。

    將手中的尖刺看了又看,莫一凡的眼神就漸漸變了。

    原本在他的推測之中,這些尖刺上多少應該留下果實的殘渣的。

    可現在,這尖刺上卻是干干凈凈,什么都沒留下。

    莫一凡心中一動,頓時想到了一個可能。

    他忙不迭的將手轉向楊青,急促的開聲道:“楊青,你快嗅一嗅這上面有沒有異獸的氣息。”

    楊青見他這副急吼吼的樣子,也不敢問他原因,接過暗器就放到鼻子前辨認。

    莫一凡眼巴巴的看著她嗅了幾下,追問道:“怎么樣,是不是有情況?”

    “嗯,是有動物留下的氣息!”

    楊青抬起頭,肯定的對莫一凡說道。

    聽了她的判斷,莫一凡愣了好一會兒,然后又說出一番話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