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170、狡猾的黑虎

作者:二日天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樹林內,和慕容清低聲交代了兩句,莫一凡就貓著腰,向前方邁出了步子。

    踏在林中腐爛的樹葉上,莫一凡盡量讓自己腳步放輕。

    前方,劉越他們四人的身影已經越來越清晰,但是莫一凡的心中卻生起了一種莫名的警覺。

    這個距離,已經足夠莫一凡清楚的觀察到情況了。

    只見四個人的脖頸處,血正嘀嗒嘀嗒的往外流著。

    血液雖然很新鮮,但是明顯能感覺到眼前四人的虛弱。

    “不對勁,劉越他們幾個明明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為什么那頭黑虎不將他們殺死、拖走呢?按照許柱的描述,它分明有這樣的能力才對!”

    看著眼前的情景,莫一凡忍不住暗暗疑惑。

    雖然心里已經清楚這很可能是個陷阱,但是莫一凡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信心的,略一躊躇就堅定了步子繼續向前。

    片刻之后,莫一凡已經來到了四人的身邊。

    定睛一看,莫一凡的臉色頓時一變。

    目光所及之處,眼前的劉越、錢勇、張恒、馬如峰四人身上是傷痕累累。

    幾個人都是氣若游絲,就差一點點斷氣了。

    就在莫一凡愣神的一剎那,他的側上方突然傳來了一聲凌厲的風聲。

    下一刻,一個遍體烏黑的巨虎從天而降,一爪子抓向了莫一凡的頭部。

    從對方這一抓的威勢來看,這一下要是被抓實的話,莫一凡估計自己天靈蓋是肯定碎了。

    不過,他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早有準備,身子一歪就輕松躲了過去。

    黑色老虎一招撲空,接著就是尾巴一甩,鐵棍一般的虎尾準確的掃向了莫一凡的腰部。

    莫一凡的重劍雖然在手,但是因為所處的位置不佳,無法立刻做出反擊。

    而自己的身后,就是劉越他們四個人,躲避也成了奢望,只能硬著頭皮朝著對方的尾巴踢出一腳。

    腳和尾巴相撞之后,就聽得“砰”的一聲響起,莫一凡感覺自己就像是踢到了鐵塊上一樣,頓時疼得齜牙咧嘴。

    黑虎一擊得手,眼中頓時露出了兇光。

    它在這邊已經蹲點了許久,就是等著許柱回來好偷襲于他。

    現在來了個莫一凡,它不以為忤,同樣是要笑納大餐的。

    趁著莫一凡站立不穩的當口,黑虎身子往后一縮,就要做出第二個攻擊動作。

    它當然不是沒看到那邊的慕容清等人,而是覺得自己有把握在那幾個人馳援之前,先要了眼前這獵物的性命。

    至于接下來的事兒,就更簡單了。

    依樣畫葫蘆,一個一個解決掉這新來的一批獵物,黑虎覺得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想到自己即將能飽餐一頓,黑虎的嘴中不禁流下了一絲口水。

    然而就在它準備對莫一凡發起第二波攻擊的時候,身后就響起了一聲炸雷。

    黑虎下意識的往左邊一撲棱,一道犀利的閃電攻擊正落在它之前落腳的地方。

    靠著自己敏銳的反應,黑虎總算是逃過了一截。

    它回頭一看,才發現剛剛到達的那群人已經呼喝著朝自己沖了過來。

    認真分辨了一下眼前這群人的氣勢,黑虎眼神中就閃過了一絲遲疑。

    它能看出來,眼前這波人比自己之前得手的獵物要強出了不止一籌。

    雖說單對單,自己未必怕了對方,但是像這樣正面對沖的話,自己絕對占不到上風。

    微微一遲疑,黑虎已經做出了決定。

    它回過頭來,用一種惋惜的眼神看了看自己已經捕獲的獵物,旋即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距離黑虎最近的莫一凡,此時也已經從疼痛之中緩了過來。

    因為腳步的不便,他肯定是追不上黑虎的。

    至于其他人,距離黑虎又太遠,就更不可能阻止它逃跑了。

    眼瞅著黑虎沒入林中,急急忙忙趕過來的許柱忍不住一陣懊惱。

    慕容清一伸手阻止了他繼續發牢騷:“跑了就跑了,先查看大家的傷勢要緊。”

    不用慕容清多交代,許柱立刻明白過來,連忙俯身去查看自己同組成員的狀況。

    其余人,如佐天伊、柰子等也紛紛出手相助。

    至于莫一凡,很自然的被大家無視了。

    畢竟,他的實力大家都了解。

    剛剛也都看到了他和黑虎過招的狀況。

    很顯然,這位灌頂期的大高手只是吃疼了一下,并沒有吃多少虧。

    看他這會兒已經恢復如常,大家就知道他的傷勢并不嚴重。

    眾人七手八腳的查看過劉越幾人的傷口之后,總算是稍稍松了口氣。

    掃了一眼旁邊干著急的許柱,醫術懂得最多的柰子給出結論道:“劉越他們幾個的傷勢都很重,不過生命危險是沒有了。但是想要調理好的話,卻是花費一些時間了……”

    許柱聞言,臉上就露出了慶幸的神色。

    看得出來,他對自己這幾個隊員還是十分在意的。

    幫幾個重傷人員包扎好傷口之后,柰子給其中傷勢最輕的劉越喂了點營養液,總算讓其恢復了一些神志。

    劉越幽幽醒轉過來之后,許柱第一個按捺不住按著他的肩膀詢問起來。

    “劉越,到底是怎么回事兒?當時你們的防御不是做得很好嗎,怎么我一走,你們就成了這副模樣?”

    看到許柱急吼吼的樣子,莫一凡就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許柱啊,別著急,讓劉越慢慢說!”

    許柱被莫一凡提醒了一句,按著劉越肩膀的手連忙松緩了一些。

    不過,他對劉越等人的遭遇還是十分不解,臉上一片問號。

    劉越舔了舔嘴唇上殘留的營養液,這才有力氣回答問題。

    他沙啞著的聲音道:“許哥,你是不知道我們之前發生了什么。咱們啊,是被那頭黑虎蒙蔽了。”

    喟嘆了一聲,劉越一五一十的將情況講了出來。

    原來,許柱他們之前對黑虎的判斷有一個重大的失誤。

    這家伙竟然不是4級的異獸,而是5級的。

    之前許柱在的時候,它沒有動用全部的實力,而是給這些獵物留了個念想,故意放走了許柱。

    其目的,就是想要設下陷阱,好多捕獲一些獵物。

    在許柱離開之后,黑虎立馬露出了兇相。

    僅僅用了十多分鐘,它就突破了劉越他們四人的防御圈,將幾人一一重傷。

    要不是為了設伏,劉越他們絕對活不到現在。

    聽完了劉越的講述,許柱總算是恍然大悟。

    瞥了一眼自己這個好兄弟,他一臉自責的說道:“劉越,是我對不起你們。要不是我的錯誤判斷,大家就不會有這樣的遭遇了。”

    劉越聞言,立刻搖了搖頭。

    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許哥,你錯了。當時要不是有你在的話,黑虎肯定早就將我們四個當場吃掉了。就是因為要等你回轉過來,它才留了咱們一命。從這個角度來說,是你救了我們才對!”

    劉越的話,讓許柱有些無地自容。

    不過,他也知道這會兒不宜和自己這個好兄弟多說什么。

    輕輕按了按對方的肩膀,輕聲道:“劉越,你不用安慰我了。放心,我不會讓大家再受到傷害的!”

    劉越見許柱已經重新打起了精神,臉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看著這兩人惺惺相惜的樣子,莫一凡忍不住在一旁插嘴道:“是啊,劉越。既然咱們特別行動小組出動了,你們的安全就由我們來保障了。我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你就放心休息吧!”

    莫一凡之前就曾經救過狼山據點幾個人的性命,對他的實力劉越是十分信任的。

    當下他勉力點了點頭,露齒一笑道:“一凡老弟,多謝的話就不說了。反正,我是早就服了你了!”

    莫一凡對他比了個“k”的手勢,剛想挪動一下腳,就疼得齜牙咧嘴起來。

    看到他這副慘兮兮的模樣,幾個女孩子不禁莞爾。

    抬頭看了看天色,慕容清就下令道:“太陽已經落山,是時候往回趕路了。這要是黑虎沒有走遠的話,到了夜晚會更危險!”

    慕容清的話,大家當然不會有任何異議。

    有許柱,加上柰子的白虎在,拉上四個重傷員不是什么問題。

    本來莫一凡也想背上一個傷員的,但卻被許柱給阻止了。

    用他的話說,莫一凡這個最強戰力可不能有絲毫的牽絆。

    對此,莫一凡也沒多客氣什么。

    他知道,許柱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對自己的一種信任。

    自己唯有做好守護工作,才能回報這個信任。

    走在回去的路上,眾人比來時話就多了不少。

    不管怎么說,這也是特別行動組第一次成功的行動。

    雖然四個重傷員的傷勢都不輕,但好歹性命都搶救下來了,功勞絕對是不小的。

    天律舞一邊走著,一邊耐心的觀察著幾個傷員的情況。

    看得出來,這個小丫頭對自己能為團隊做出一些貢獻,是很開心的。

    莫一凡和慕容清二人,自然是走在隊伍的最前方。

    看了一眼身邊沉默的莫一凡,慕容清忍不住好奇道:“一凡,怎么不說話?是被剛剛那頭黑虎嚇住了嗎?其實這也正常,剛剛不要說你了,我這個旁觀者都被嚇了一大跳!”

    慕容清這話明顯是在調笑了。

    她倒不是擔心莫一凡心里有陰影,只是以為他對自己剛剛的表現耿耿于懷呢。

    莫一凡當然能聽出慕容清話里的關切之意。

    他好笑的搖了搖頭,不以為意的說道:“慕容,你誤會了,我可沒在想那只黑老虎的事兒。我是在想,這荒域之中的異獸,到底能聰明到什么程度。這一頭黑虎,就算它是5級的異獸吧,竟然會設下這樣的圈套,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聽了莫一凡這話,慕容清頓時生出了同感。

    她輕輕頷首道:“是啊,我也覺得這荒域的異獸,似乎越來越聰明了。之前咱們虎躍崖據點沒有搬遷的時候,我們同樣遭遇過5級的異獸。可是,從來也沒有一頭異獸有這樣的智慧啊!”

    慕容清說到這里,莫一凡的腦中突然有一道亮光閃過。

    “莫非這荒域之中的異獸是和咱們人類一樣,也是可以通過一些方法,提升智力和實力的嗎?”

    慕容清微微一愕,旋即附和道:“很有可能!就說咱們之前見過的幾種群居異獸吧,它們之中就是有著明顯的等級差距的。有些生物的等級差,甚至達到兩級到三級。這明顯就是后天的智力、實力差距拉大造成的結果!”

    “沒錯!”莫一凡打了個響指說道,“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可以解釋了!我在想,咱們人類的實力提升,是通過修行。那異獸的實力、智力的提升,是用什么方法呢?”

    這個問題,慕容清倒是可以回答。

    她略一思索,就給出了答案:“應該是通過進食吧?剛剛那頭黑虎,看上去明顯吃不下四五個人。可是,它在捕獲到了劉越他們之后,卻依舊選擇了設伏。由此可以看出,它捕食修行者可不光是為了填飽肚子……”

    對慕容清的這個推斷,莫一凡很是認同。

    他連連頷首道:“有道理,有道理。看這家伙愿意花費這么大的力氣去設下陷阱,肯定是吃了修行者對它有莫大的好處!”

    慕容清和莫一凡的對話,身后的佐天伊一直在聽著。

    此時她忍不住插口道:“慕容姐姐、一凡你們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佐天伊有些失神說道:“之前我還在五音據點的時候,就發生過一件事。我們據點的一個成員,被發現慘死在了一處草原上,整個人被吃得只剩下了骨頭。然而,那片草原是出了名的生物眾多。光是類似馴鹿、大角羊這樣容易捕捉的獵物,就有好幾百頭……”

    佐天伊說到這里,莫一凡頓時明悟過來。

    他一拍大腿道:“對啊,既然有那么多易于捕捉的獵物,為什么那些掠食異獸會選擇修行者來捕殺呢。這其中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食用修行者,對它們提升實力是有用的!”

    莫一凡說這話的時候,心里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吞噬系統。

    確實,沒有什么比吞噬系統的存在,更能夠證明這個理論了。

    聽了莫一凡的推斷,佐天伊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一凡你說的沒錯,只是當時大家都沒想到這一層。那時候,我們五音據點的點長,為此還擔心了好一陣子呢,從此不許我和據點里幾個實力偏弱的單獨外出。”

    慕容清安慰了摸了摸佐天伊的秀發,轉頭對莫一凡道:“一凡,你剛剛和那頭黑虎照過面,對它的戰斗力有什么感受?”

    莫一凡唔了一聲,摸了摸下巴道:“感受倒是沒什么,畢竟沒有機會真正交手。這家伙的反應速度是在我之上的,力量也十分霸道。不過,真正放開手腳的話,我應該是可以和它糾纏的!”

    莫一凡這話倒不是夸大其詞。

    事實上,那頭黑虎的力量雖然很強,但是比之前碰到的那頭白野豬還是遜色了不少。

    就算這家伙還有其他一些殺手锏,莫一凡也覺得自己是可以應付的。

    當然了,現在那頭黑虎已經逃得遠遠的,未來還不知道能不能遇到,這些事兒莫一凡也就懶得去思考了。

    慕容清知道莫一凡說的事實,忍不住長嘆一聲道:“要是剛剛我果斷一點,早點讓天伊妹妹出手就好了,說不定能將那頭黑虎留下……”

    剛剛那頭黑虎之所以被驚退,很大程度要歸功于佐天伊發出的那招元神攻擊。

    她的“九字真言絕”,這段日子又有了進步,不需要念太多咒語就能用元神發出閃電攻擊。

    聽了慕容清的喟嘆,莫一凡倒是不覺得有什么遺憾的。

    他聳了聳肩道:“慕容,你將那只黑虎看得太簡單了。剛剛天伊妹妹那么突然的攻擊,都沒能傷到它。就算你們幾人同時出手,它也同樣是可以脫身的。”

    轉頭看了一眼躺在白虎上的三人,莫一凡接著說道:“其實之前真想要留下那頭黑虎的話,也不是沒機會。只是,他們幾個就會更加危險了。冒這個險,實在沒多大意義。”

    莫一凡的話,慕容清、佐天伊都能聽懂。

    事實上,他之前和黑虎照面的情況二女也都看在眼里。

    當時如果他不是為了護著劉越他們四個,直接躲過黑虎的那招甩尾就能騰出手用重劍攻擊了。

    想到這里,二女不禁有些沉默。

    “行了,想這么多也沒啥意思。只要咱們一天還在這片區域活動,終究有遇到這家伙的一天。到時候,說不定咱們的小白都已經成長為強大的異獸了呢!”

    莫一凡掃了一眼跟在柰子身后的白虎,好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慕容清的眼神就漸漸亮了起來。

    她回身仔細端詳了一番那頭白虎,滿臉希冀的說道:“一凡,既然咱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異獸是可以進化的,那是不是可以將這一點多加利用呢?”

    莫一凡掃了她一眼,心中嘀咕道:慕容大姐你是不知道,我這早就在利用這一點了。

    當然了,小藍的成長更多是幼年期和成年期的區別,和黑虎這種成年期之后的實力增長是有很大不同的。

    因此,聽了之慕容清的講述之后,莫一凡就聳了聳肩道:“可以利用啊!就像柰子的小白,完全可以多加培養,多給它喂點異獸的血肉,促進它加速提升嘛!”

    聽莫一凡、慕容清提到了自己寵物的名字,柰子就從隊伍后方饒到了前面。

    “慕容姐姐,一凡,你們在聊什么呢?我怎么好像聽到了‘小白’的名字?”

    莫一凡攤開雙手,指了指慕容清道:“和我無關,是你的慕容姐姐在為你的寵物考慮呢。她想以后多喂食小白一些異獸,看看能不能讓它的實力提升上來!”

    聽到這里,柰子頓時一陣錯愕:“什么,多吃異獸就能提升小白的實力?慕容姐姐,你不是開玩笑吧?”

    慕容清瞪了莫一凡一眼,顯然是在怪怨這家伙多嘴。

    畢竟這事兒還沒有得到過驗證,隨隨便便說出來,只會讓人心亂。

    不過,既然話已經說了,慕容清索性不藏著掖著了。

    她目光灼灼的看了看柰子,一字一句道:“雖然這個推測沒有經過驗證,但是柰子妹妹不妨試一試。回頭,我會向兩位點長請示一下,看看能不能多給小白分撥一些異獸當食物!”

    “太好了,謝謝慕容姐姐!”

    柰子一聽有門,頓時喜笑顏開。

    一直安靜聆聽著的秋雨,此時也忍不住湊趣道:“這么說來,柰子妹妹以后說不定就是咱們團隊里的主力了,以后可得多照顧點咱們!至于這異獸嘛,咱們特別行動小組多出幾次行動不就有了嗎?”

    柰子對秋雨倒沒什么惡感,當下抿嘴一笑,向她投去了一個友好的眼神。

    許柱雖然沒有湊上來,但是特別行動小組幾個人的對話,他是聽得一清二楚。

    當下他忍不住表態道:“慕容隊長、一凡老弟,如果你們二位的判斷真的無誤的話,我也會努力為小白出一份力的!”

    聽到這里,莫一凡忍不住好笑道:“那感情好!許柱你的戰斗力在咱們虎躍崖據點也是排在前列的。有你的鼎力支持,小白的口糧肯定不是問題了!”

    許柱對他點了點頭,眼神一片堅定。

    莫一凡倒不是故意拉攏許柱,只是覺得這家伙恩怨分明,確實是條漢子。

    而許柱,在經歷了這一次的救援行動之后,也對莫一凡、慕容清等人,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喂,你們在說什么呢?”

    一直走在隊伍最后面照顧傷員的天律舞,見大家都湊到了莫一凡、慕容清的身邊,忍不住提高聲音詢問道。

    莫一凡斜睨了她一眼,忍不住打趣道:“沒什么,在聊養寵物的事兒呢。大家覺得你不錯,以后可以嘗試著當咱們據點的馴獸師。”

    天律舞不疑有他,當下歡快對莫一凡比了個手勢道:“沒問題,養寵物我最喜歡了,小白當初我就一直有照顧。包在我身上!”

    聽到這里,眾人不禁發出了一陣善意的笑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