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五百九十四章 拿起屠刀佛也成魔42

作者:錯負輪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夜云嵐將自己的想法說給霍焰楓聽。

    這話本應該會勾動雷劫的。

    但外面卻依舊是晴好的天氣,連片烏云都找不到。

    霍焰楓滿臉的不可置信。

    夜云嵐卻是聳聳肩。

    “所以,你確定不斬斷紅線,要與我成婚?”

    “可要想清楚哦,如果真的娶了我,可能就回不到西方極樂咯。”

    霍焰楓:

    他是真的驚訝到了。

    經過夜云嵐此番提醒,他開始認真的翻閱起了虛無的記憶。

    他這一翻,就是在原地坐了一個時辰。

    他也沉默了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后,他再次抬眼。

    眼中剩下的除了憤懣就是無語。

    然而,即便如此,那雙眼中依舊有著堅定。

    不用再問了。

    原主必然還是一心想要娶了花淺淺吶。

    夜云嵐忍不住嘖嘖兩聲。

    “果然紅顏禍水,英雄難過美人關吶。”

    霍焰楓:

    這風涼話說的,好像她現在不是當事人似的。

    夜云嵐又忍不住幸災樂禍的提醒了一句:“若國師大人與我成婚,就沒辦法恢復真身了喲,恢復不了真身的國師大人,如何贏得過那魔佛?”

    “國師大人莫不是想無視魔佛屠盡天下人,也要執意于我這小小紅粉骷髏吧?”

    這話有自損的意思。

    但夜云嵐的神情,卻沒有一星半點自卑自苦的樣子。

    霍焰楓忽然輕笑出聲,那笑聲中滿是愉悅。

    夜云嵐被這一笑笑得有點兒懵了。

    不會是被她言語刺激瘋了吧?

    這是在笑什么啊?

    夜云嵐疑惑間,霍焰楓已經抬手,落在了她的發頂。

    “你只需準備好做我的新娘即可,至于其他的,都不是你該操心的。”

    夜云嵐:

    果然沒吃藥,這一時一變的。

    剛剛還想把所有的重擔都壓在她身上呢。

    現在就又變卦了。

    呵呵噠。

    夜云嵐咬牙切齒的故意說道:“等你重新成佛后,跟魔佛同歸于盡。還想讓老娘抱只大公雞,跟你去辦個紀念一下不成?”

    霍焰楓好似在認真的思索,還煞有介事的點點頭。

    “這個主意不錯,這樣淺淺姑娘就可以給我守寡了。”

    “嗯,生死都是我的人,甚好。”

    夜云嵐:

    夜云嵐一偏頭,巴拉下頭頂的爪子。

    老摸她的頭!

    討厭死了。

    顯得她比自己高是怎么的?

    就這兩句話說的,她恨不能跳起來敲死他!

    還生死都是他的人,甚好?

    想要姑奶奶給你守寡?

    我呸!

    老娘寧愿單身一輩子,也不要給自己名字前面,加個沒有意義的姓氏。

    夜云嵐那眼神,明晃晃的表達出了她的意思。

    霍焰楓一副西子捧心的架勢,哀怨的看著夜云嵐:“怎么?淺淺姑娘不愿?”

    夜云嵐后槽牙都咬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了。

    這貨那雙眼睛里也明晃晃的在說:“你要是不肯,那我活著也沒奔頭了。我干脆黑化入魔,助那魔佛脫困,原地滿血復活算了。”

    夜云嵐:

    威脅。

    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

    夜云嵐這個氣啊!

    別讓她查出來這貨在仙界的身份。

    不然她分分鐘弄死他。

    自己要是弄不死,那就一哭二鬧三上吊,也得讓祖父外祖父一起出手,摁死他丫的!

    霍焰楓可不會讀心術,夜云嵐這想法暗隱心底。

    霍焰楓沒看出來,還在因著夜云嵐點頭而洋洋得意。

    鏡子另一端的云顏扶額,有點兒看不下去了呢。

    這哪里是在追媳婦喲?

    這不是在結仇么?

    這仇可結大發了。

    瞧瞧嵐兒都被氣瘋成什么樣子了。

    幸好,幸好嵐兒還不知小楓的真實身份。

    唉,他怎么覺得這條紅線不太結實呢?

    他都這么努力維系兩人那條若隱若現,隨時要斷的紅線了。

    這護著條紅線怎么就這么難呢?

    云顏憂桑了。

    此時憂桑的還有悟道。

    悟道聽不見兩人的交談。

    可他能看見兩人的表情。

    除了他家主子安靜的一個時辰,兩人的表情也太豐富了吧?

    如果不看兩人的眼睛,那可真是感覺相談甚歡。

    一旦將視線挪到兩人的眼睛上,那越發濃重的殺氣,怎么看怎么心驚膽顫。

    悟道都擔心花家那位姑娘,一言不合就會暴起襲殺他家主子。

    主子偶爾露出的表情,是真的很欠扁啊。

    尤其是兩人談到最后的這個定格表情。

    我的佛祖喲。

    花家姑娘是不是快要忍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要殺人了?

    悟道很想捂眼睛,可他又不能偏移視線。

    護主是他的職責,他不能將視線離開自家主子。

    更不能因為自己的疏忽,讓主子有任何的損傷。

    在國師府,虛無是他的主子。

    在護國寺,虛無是他需要保護的轉世佛子。

    這事,只有住持和他們四個護法知道。

    佛子自己沒有開靈竅之前,他們是不能說破的。

    這個不說破的原由,是擔心會給轉世佛子過大的壓力,讓他走上歧途。

    然而,悟道還不知,他一直保守的秘密,就在剛剛,已經被夜云嵐捅給了霍焰楓。

    好在霍焰楓并非原主,不至于因此受不了刺激,直接黑化一下冷靜冷靜。

    下界近千小世界的他,也不至于那么沒用。

    起碼這點兒心理素質還是有的。

    夜云嵐與霍焰楓又說了會兒話,霍焰楓就把禁制撤了。

    夜云嵐氣呼呼的起身離開。

    那一身殺氣騰騰的氣勢,讓悟道不敢上前。

    所以連開門,都是夜云嵐自己動手的。

    房門“砰”的一聲被夜云嵐關上,震得悟道跟著一抖。

    他有些擔憂的看向了自家主子。

    霍焰楓卻是笑得一臉春風得意。

    悟道:

    有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家主子心里究竟都想的什么鬼玩意。

    佛祖啊,佛子的心思好難猜。

    佛子的性情還這么古怪。

    您老人家確定,派來的這一個是個靠譜的嗎?

    悟道在心中腹誹完,又在心中默念了無數遍的罪過。

    最后干脆誦經,來抵消自己妄念的罪過。

    霍焰楓在悟道動了妄念的這么會兒,已經連換了三四個不同款的笑容。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才明白,原主為何一直在變換笑容。

    喜怒哀樂,佛家只有極樂。

    原主也許是個笑面佛,也許是個千面佛。

    誰知道呢?

    等他修得圓滿的時候,怕是才能看得見真身為何。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