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二十七章 堅持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好吧,我承認我后悔說出這句不經大腦而且帶有濃烈個人感情的話。

    而且這句話吸引了在場大部分人的目光。

    我沒有理會其他人,獨自跳上了一輛補給車,往空掉的口袋重新塞滿手榴彈和彈夾。

    “你是要干什么?”阿龍問道。

    “補給。”

    “別跟我扯淡,你想干什么?”阿龍用他那犀利的目光看著我。

    “死了那么多人才來到這里,就這樣回到原點?現在丟了多少個城市?多少個師被打殘?而到現在我們還是對他們一無所知!你覺得在野外交戰我們有沒有優勢?兩天,就兩天我們就被打撤退了,這次撤退后你覺得還有機會再打回來?我有種強烈的感覺,他們盤踞在這個城市的工業區肯定是有特殊目的。”我指了指北方“我自己去一探究竟。”

    “我們接到的命令是撤退,然后重新部署!”少尉對我喝道。

    “我不是軍人!我沒讀過軍校,沒受過訓練,沒拿過工資,你覺得現在這個世道,那一紙文書有多少意義?”

    少尉愣了一下,反而緩和了語氣說道:“我告訴你,現在另外兩個突擊點都已完全失守,我們的火炮連又處于下風,再繼續前進,也只是讓我們的人無意義地犧牲。你現在出去沒有任何支援,就算你有異能,你又能走多遠,能熬過多少次炮擊?”

    “我想你誤會了,我并沒有質疑撤退這個決定。你們疲憊,恐懼,絕望,而且傷員太多,撤退是你們最好的選擇。但今天犧牲了多少人才走到這里?塔雖然倒了,但我不想浪費這血與肉堆砌起來的機會。”

    “那你準備怎么做?頂著炮擊以一敵百?”

    “現在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離這里不遠有個地鐵入口,沿著地鐵走能直接到工業區。”

    “走地鐵這個方案我們早就有人提出過,但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坦克和戰車是下不了地鐵的,而以他們載具的移動方式是可以下地鐵的,沒有重武器,沒有120坦克炮,在地鐵里靠什么打他們的裝甲部隊?”

    “我就是重武器!”我跳下補給車,把手中的光刀狠狠地插在地上,發出“碰”的一聲。

    一陣沉默。

    還是一陣沉默。

    沉默被打破。

    炮彈過來一把攬住我了我的脖子“吹什么牛啊,你沒我你能行?我跟你一起去!”

    阿龍走到我跟前一拳頂到我胸口上“你個瘋子,我就陪你瘋一次。”

    “我跟你去!”

    “我加入!”

    “我也加入!”

    “你肯定需要一個醫療兵,我跟你一起去”王斌說道。

    “你這個軍事小白,沒有偵查兵做定位呼叫火炮,你去了也白去,我和小昱加入!”無疆說道。

    “哎?我咋就幫我做決定了呢?”小昱打了無疆肩膀一拳,打得無疆“哎喲”一聲,但他憨厚的臉上卻是露出了表示同意的笑容。

    心口里的熱血在翻涌。當你腦子一熱作出一個或許會送命的二比決定,卻有一幫人義不容辭地站出來支持你,愿意跟你一起去拼命,這種歸屬感是我從未體會過的。說不出是什么原因,一向冷漠的我頓時感覺眼眶在發燙。

    “停!停!停!你們正準備進行一次未授權行動!會被視為叛逃行為!都給我停下來!”少尉頓了一下,接著又換了種語氣繼續說道“等我跟上級請示后你們再出發!”

    他走到我身旁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年輕人別這么沖動,名正言順地進行不好嗎,你早已經是我們軍隊的一分子了。”

    說完少尉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往指揮車走去。

    幾分鐘后,少尉向我們揚了揚手“你們幾個過來。”

    指揮車內,我們幾人圍著一份地圖。

    “我們原定計劃是八個炮兵連用快速游走的策略,盡量壓制敵方的部隊和火力,讓整個城區的作戰部隊撤離,然后我們與第三集團軍匯合,放棄整個城區,從東面繞過城區,再從市郊發動進攻。但最大問題是相鄰的兩個市也有“門”存在,敵人的陣地成三角形,我們要和第五和第八集團軍同時進攻這三個門,避免單支部隊突入被包圍。

    根據目前的估算,10k內我們的火炮進行飽和攻擊的話,敵人對火炮的攔截率在70-80,距離遠估計攔截率會更高。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敵人能打到我們,我們打不到他們。你們進入敵方區域,定位目標位置后,我們不能保證是否能進行有效的炮火轟炸,你們也會不有任何支援,一切都只能靠你們自己。

    你們確定要這樣做嗎?”

    少尉說完看向我。

    “確定!”不止我一個人回答。

    “好吧,上頭已經授權了,需要什么就拿,人員由你來決定,行動由你來帶隊,小昱跟無疆做你的副手協助你。”

    “你說我嗎?開玩笑吧,我又沒打過仗,哪懂得帶隊?”

    “說實話,這里沒有誰真正打過仗,更沒有人打過外星人,我敢說現在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線。你該給點信心自己,你不也已經指揮了兩次行動了嗎,而且都成功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我只好“哦”的一聲作為應答。

    我并不喜歡被別人寄予重望委以重任的感覺,從我出生開始,父母就把我當作一筆投資,他們希望“我”這筆“投資”能給予他們豐厚的回報,在我身上給予了厚望,不斷地跟我說人活著不單是為自己活著,而是要為別人活著。而在我看來,他們應該去投資彩票和房地產更好,死物不會有思想,死物會一心一意任由人擺弄,而人,為了金錢去干一輩子自己討厭的事,會痛苦。

    現在我更想要的是孑然一身地去享受戰斗,去享受殺戮帶來的快感。要對別人負責的感覺,說不上好壞,卻是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不過轉念一想,最起碼到現在為止,我似乎很擅長去面對這場戰爭,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得到發揮,終歸是件快樂的事。最起碼不會像以前我會因自己不擅長賺錢而痛苦活著。

    “呆愣著想什么呢?火炮指揮部在十分鐘后會掩護我們撤退,這也是你們開始行動的最好機會。”

    我甩了甩頭,收回自己浮游天外的思緒。

    “好!”我干脆利落地應了一聲。

    處了我熟悉的五個人外,我們的隊伍還加入了兩個班用機槍攻擊手,和一個三人組的重機槍小組。一次記住幾個人的名字對我來說十分困難,更何況我還是個臉盲。所以我很坦白且無奈地告訴他們,我只能記住他們名字的簡稱,或者是外號,方便行動中稱呼。

    兩個機槍手我并不陌生,他們就是之前對被炮彈撞到墻上的突擊者瘋狂射擊的兩個士兵,大家也算是有過生死與共的經歷。

    “你叫我阿浩好了,他叫卡卡。”其中一個個子高一點的機槍手說道。

    重機槍組的三人也一一做了自我介紹,能看出來他們經過了長期的負重訓練,他們分別把巨大的重機槍,幾百發彈藥,還有一整套槍支架和備用槍管在身上,每個人負重最起碼有四十斤以上,但他們看起來卻并沒有什么壓力。

    隊伍里所有人都帶上了盡量多的彈藥,而且幾乎每人都帶上一條50發的89式穿甲爆炸燃燒彈彈鏈,同時我和炮彈也背上了戰斗背包,分擔彈藥和食物的重量。之前我們兩人都把機動能力放在第一位,所以一直沒有背背包。

    一切都準備就緒,在接到火炮指揮部的信號后,我們與大部隊一起離開了停車場。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