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二十二章 橋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與大部隊分開后,我們一行七人從江邊上行人專用的橋梯上橋。

    江印大橋是卡國第一座雙塔單索面斜拉橋,主橋長度近400米,橋上兩座橋塔高60米,近200根拉索成扇形連接著主塔和橋面。在平常的晚上,橋上的主塔和所有拉索都會亮起華麗的霓虹燈光,江面會反射出五顏六色的倒影,似乎要歇斯底里地的表達出這座城市的繁華和美麗,而在我看來,這倒是有一點賽博朋克的味道。旅游指南上寫橋上兩座主塔和拉索就像兩只展翅的美麗蝴蝶,我覺得在白天看,說這是像兩只那種三角形的灰白色小飛蛾更貼切。

    這是一座拉索大橋,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問題之一,因為一旦發生戰斗,雙方的火力有意或者無意打斷拉索都是輕而易舉的事,一擔拉索斷了一定數量,橋的整體也就不再穩固。

    橋上的汽車雖然算不上是堵得密不透風,但已經住夠阻擋在視線。加上橋有一定的拱形坡度,所以在橋頭這邊的視線根本無法看見遠處的情況。

    在橋面上我們壓低身形走了百來米,確定了橋的這一邊沒有敵人埋伏。但我們都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果繼續單憑肉眼去確認大橋前方的情況,那就只能一直前進,一旦暴露被敵人的火力攻擊,進退兩難且不說,探查敵人的數量和埋伏情況這個任務是鐵定完成不了。

    “你們有沒有那種小型的遙控無人機,就是電影上的那種?”我向小昱問道。

    “有!”小旭把頭轉向一名士兵“飛機,是你的家伙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這名士兵個子稍微矮小,身材偏瘦,臉型有點長,跟他的五官搭配起來卻是恰到好處,看上去文質彬彬眉清目秀,如果在加上一副眼鏡,那就完美了。他應了一聲“嗯”,從背包中掏出一只折疊無人機,只有一個巴掌大,四個螺旋狀伸展后也不過兩個巴掌大。

    “他最愛搗鼓這玩意,所以我們都叫他“飛機”。”小昱向我解釋道。

    飛機操作一個帶有顯示器的遙控器,控制無人機起飛。無人機幾乎是貼在眾多汽車頂部向前飛去,飛得算得上是十分穩定,這么小型的無人機在江上這種大風環境能飛得這么穩定,決對不是普通貨。

    我和小昱來到飛機旁邊一同盯著他手中遙控器的屏幕,這個遙控器比普通民用無人機遙控器要多出許多按鈕,屏幕上也顯示著許多我看不懂的參數。

    “早知道你們都配備了這么先進的小型無人機,那我們還上來偵查個毛啊,直接讓無人機飛上了什么都看清楚了!”我有白忙活被耍了的感覺。

    “第一,這是我的私家貨,整臺無人機都是我自己做的,不是制式軍備。第二,這些敵人特鐘情于打空中目標,我之前已經操作過5臺軍用無人機,只要飛高那么一點點就會被他們給打下來,我特摸真懷疑他們是不是看到蒼蠅飛過也會打。”飛機目不轉睛盯著屏幕說道。

    我不太明白“整臺都是自己做的”這話的意思,如果連塑料外殼也是自己設計開模訂做,那這位人才絕對是一個技術型大土豪。我沒有把疑問問出口,現在要做的是盯緊屏幕,或許這個無人員危險的偵查機會只有一次。

    隨著無人機的飛行,遠處一輛輛汽車在屏幕中拉近放大,一個又一個的車頂向后移動消失在屏幕中。無人機約莫已經飛行了一百多米,飛過了大橋的三分之二,但任然看不出有什么異常的地方。

    “希望能看到有用的東西吧。”飛機說完,左手拇指把操縱桿推到盡頭,屏幕中的視角隨之陡然升高,俯視之下,能看到的視野也越來越遠。這時十幾個裝甲步兵出現在了屏幕中,其中有兩個特別高大的東西,幾乎有路上的公共汽車高。

    但我還沒能仔細看清楚敵人的情況,屏幕抖動了一下,然后屏幕中的畫面不受控制地旋轉飛馳。我看向遠處的天空,無人機正在下墜,最后摔到地面上,屏幕中出現了“no signal”幾個大字。

    飛機操作了幾下,調出了無人機最后拍攝到的畫面,我這才有機會認真看清楚。敵人的數量并不多,畫面中能看到的有十一個,但那兩個特別高大的東西根本不是裝甲兵,而是兩臺小型機甲!

    這兩臺小型機甲看上去有點笨重,正面有三塊錐型的斜面大金屬板,三塊金屬板把整臺機甲的主體和雙腿擋得嚴嚴實實,兩只機械臂上掛在各種炮管。這種機甲跟人類所有幻想出來的科幻作品中的機甲都不一樣,沒有外露的液壓動力系統,沒有外露的電線,沒有外露的圓柱形關節,沒有外露出任何具有科技感的復雜結構,看上去雖然笨重,卻是結構十分堅固。

    顯示屏前的我們三人相互對望了一眼,同時喊出一個字“撤!”我們都知道在現在沒有攜帶重型武器的情況下,一刻都沒必要在這多呆,任務已經完成了。

    正當我們準備神不知鬼不覺地往回走離開大橋時,前方傳來了爆炸聲和汽車玻璃碎裂的聲音。我們同時轉頭看去,三個裝甲步兵已經站在遠處的車頂上向我們這邊開火,那兩臺小型機甲更是舉起機械臂向我們所在的方向一發連一發地傾瀉著紅色光球。

    幸虧橋上停著許多車輛,敵人明顯并不知道我們的具體位置,他們是在進行地毯式的清理,把車輛一輛接一輛打得粉碎。

    “碼的,放個小飛機都要趕盡殺絕!”一名偵查兵隊員舉起槍準備還擊。

    “別跟他們交火,從人行樓梯下去!”小昱制止住了這名隊員的行動。

    我們低頭貓腰在汽車間穿梭,人行橋梯的樓梯口就在前面,只需要再過20秒,我們就能逃離這個地方。

    但這時,幾發光球沿著橋面斜飛而過,打在人行橋梯上,爆炸翻滾起的混凝土碎塊鋪面向我們飛來。當我再次看清楚人行橋梯時,橋梯已經斷裂開。

    我還沒來得及罵出一句粗口,離我不遠處的一輛汽車被打得爆炸側翻,在汽車后的一名偵查隊員被炸飛出去,摔在地上咳出了滿口的鮮血。

    小昱扶起倒在地上的隊員,喊道“去對面的”

    但還沒等他喊完,對面的人行橋梯發生了同樣的事。現在我們距離最近的下橋匝道有一百多米。

    我之前就從士兵口中聽到過一個傳言,這場戰爭中,偵查兵從來都是有去無回。

    “碼的!你們且戰且退,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來當一次突擊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