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十九章 困境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等我全身疼痛緩過來時,炮彈帶著笑容向我伸出了手“醫生說你沒事,你的身體結實著呢!”

    我翻了個白眼,握住他的手,借力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時王源已經給那名叫小張的士兵止住了血,而肩上的步話機早已經吵開了鍋。

    從對話內容我得知另一邊的隊伍的處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們發現自己不能前進也不能后退,因為移動堡壘穩穩占據在那個十字路口上。這個十字路口的一條路通向岔路口,而另一條路則橫貫沿江道路。這意味著無論是后方還是前方的t字路口都有恐怖的火力等待著他們。

    幸虧那棟三角形酒店建筑有十多層高,擋住了榴彈的曲線彈道,在酒店的另一面暫時是安全的,當然,是在酒店被炸塌之前安全。

    我隱約從吵雜的步話機里聽到少尉用電臺與指揮部通訊的聲音,可能是誰在少尉旁邊忘記關通話開關。

    “我們被困住了!請求火炮支援!”

    “不可能,你們那里是我們這邊偵查點的視線死角,根本不能準確定位你們的方位,火炮會把你們一起轟掉!”

    “那請求地面支援!”

    “現在沒法支援,防線受到攻擊,離你們最近的一連也正被攻擊現在傷亡慘重!”

    “沒支援我們就要全部死在這里!”

    “你們先穩住,等第九裝甲師的增援部隊到來后我們會第一時間”

    “等你麻痹啊!”

    “咔”一聲重重的掛話筒聲。

    “還有人有別的想法和建議嗎?”洪少尉轉而用步話機向所有人問道。

    面對這樣的困境,他選擇向所有人征求建議。然而所有建議都被否決了。

    在建筑里用火箭彈摧毀目標。根本不可能,已經多次看到過敵人的武器輕而易舉攔截火箭彈。

    派爆破組前去爆破目標。根本不可能,在這種平整的城市道路上,沒有像彈坑之類可躲藏掩護的地方,路上的汽車在敵人的火力面前根本跟紙糊的一樣提供不了半點掩護。在這種城市中筆直平坦的街道,只要這臺金屬巨獸一開火,沒任何人能活著接近。

    讓僅剩的一臺坦克去摧毀目標。更不可能,這樣密集的火力,就算這是普通的127口徑貧鈾穿甲彈也足夠瞬間把坦克打得稀爛,更別說這是敵人的黑科技子彈,去了就是送。

    最后只有一個方案看似有效,那就是用迫擊炮在樓頂對目標實施打擊,并不指望能摧毀目標,卡國軍隊標配的100口徑的迫擊炮可能連現代坦克的頂部裝甲都砸不穿。這樣做的意圖是摧毀目標上的離子炮,干擾目標的行動,再讓坦克從街角發動攻擊。但很快就發現這無法實行,原因居然是攜帶迫擊炮的火力支援班在剛才的襲擊中被切割到隊伍后方,已經被沖散不知所蹤。

    “碼的,不是說他們的門只能送中小型單位過來嗎!?”

    “估計這東西是在我們這邊組裝出來的,有這些突擊者,要組裝出大型機械簡直易如反掌。”我插了句話,然后把煩人的步話機關上了。

    剛才那敵我不分的無差別攻擊可以證明,這些突擊者在敵人中的地位等同于奴隸。這些怪物不但力量大,更重要的是它們有手,還是四只手。手是人類進化出來最優秀的器官之一,就因為有手,人類才有能力制造出現有的所有東西。而突擊者優秀的身體構造必定使它們擁有更高的工作效率。

    三個士兵在超市四周查看,所有人都靜靜地等待下一步指示。

    “我們這里有爆破手或者工兵之類的人才嗎?”我問道。

    “我是工兵。”一名士兵回答道。

    “你身上有多少爆破筒或者tnt之類的東西?”

    “一包剛柔爆破筒,20塊200g的tnt。”

    “我們去炸掉那東西。”

    說完我走到收銀臺后陳列香煙的柜子前,搜刮了幾包最貴的香煙塞進背心口袋,再拆開一包,抽出一根刁在嘴上,掏出我的zippo打火機熟練地在指間轉了幾個花式后,點燃香煙深深地抽了一口。

    我在昨天之前是一個十足的煙鬼,但其實我覺得煙真的很難抽,又苦又澀。我抽煙是因為每次吞吐煙霧都會讓我產生一種錯覺,似乎生活中的無聊和苦悶能跟著肺里的煙霧一齊被自己吐出來。

    但這是我從昨天到現在抽的第一根煙。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我身上,看著我這一怎么看都像是在裝逼的行為,等待著我的下一句發言。

    炸掉那東西無疑是在場所有人現在最想干的事,但同時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還是一口一口抽著煙,我并不是在賣弄關子,我是在心里仔細考慮著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現在是面對著史無前例的情況,沒有先例可借鑒,一切都只是憑現有的經歷所作出的推測。如果采用了我的方法,失敗了我一個人死無所謂,但如果死前害死一堆一起出入過生死的人,那就太過意不去了。

    “我們三人查看了整個超市,沒有后門,沒有窗戶,沒有通向二樓的樓梯,出口只有我們進來時的正門。”一個士兵按捺不住說道。

    大部分超市為了防止被偷竊,會完全不留窗戶,我們現在所在的超市就是這大部分之一。

    且不說如何炸,現在可能連如何離開這個超市也是個首要問題。

    一根煙抽完,我來到飲料冰柜前,拿了一瓶運動飲料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半瓶。然后把手搭在冰柜頂部,一使勁,把整個冰柜扒倒下來,露出后面的墻壁。

    “不需要出口。”我用指關節敲了敲墻壁說道。

    工兵“哦”了一聲,向我走來,不過他會錯意了。

    “不不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手指指向炮彈“我覺得你來會更加方便直接安全。”

    炮彈一聲“好咧”之后,做出了一個起跑的動作。

    “喂,等等!我們”我還沒來得及說完,炮彈已經一個箭步沖向了墻壁,在倒著的冰柜前縱身一躍。

    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塵土飛揚,嗆得我急忙用手捂住口鼻。

    墻壁上出現了一個橢圓形大洞,洞邊緣還能看到七八根食指粗的鋼筋彎曲折向洞的另一邊。

    炮彈在洞后“嘻嘻”展現出一個得意的笑臉。

    我罵了一句粗口,原本還算從容的心態頓時消失不見,整個人都不淡定起來。

    “我沒叫你現在撞啊!承重墻你也能懟穿,你真是···”說到這我止住了話頭,轉頭向工兵說道“把爆破筒組裝好,把所有tnt包成一個炸藥包!”

    “我是寧風,我有個計劃,需要你們那邊配合!”我向步話機喊道。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