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十二章 加入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廣場四周的擴聲器響起了“嗡”的回輸聲。

    “所有的戰士聽我說幾句話”在廣場中間的一臺坦克上,一個軍官模樣的中年人拿著麥克風講到。

    看來是這個防線的指揮官要發表演講。我呲了一聲,6年的職場生涯讓我對領導講話有著下意識的討厭。

    廣播的聲音傳得很遠,大概幾公里內都能清楚聽見。雖然現在卡國的陸軍已經基本全軍配備個人步話器,而用廣播的目的大概是為了鼓舞士氣。況且這樣的大型防線也沒有什么暴露一說,甚至敵人都不是人類,直接用廣場原有的擴音器進行講話的確是一個好的選擇。

    一些正在歇息吃飯的士兵聚攏到了坦克前。我隨手拿了一瓶飲料,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也走近了坦克。

    中年人大概40歲不到,面目冷峻,臉上棱角鮮明,帶著一股天然的堅毅,卻有一絲憔悴和悲憤的神情。下巴有細細的胡茬,大概是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時間長出來的。

    “我是廣口戰區的作戰總指揮林少將。今天的戰斗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我們犧牲了許多兄弟,但他們并不是白白犧牲!我們有我們軍人的使命!我們不可以畏懼,不可以退宿,我們后方有千萬同胞需要我們的保護!我們今天退縮一步,明天就可能失去了家園!我們今天所作出的所有努力,都會載入史冊,以后生活在這個城市的同胞永遠不會忘記我們今天所作出的犧牲!能在這個戰場跟敵人戰斗到底是我們身為軍人的光榮!我們不會讓敵人隨意踐踏我們偉大祖國的任何一寸土地,我們要用我們的無畏無懼告訴敵人,這是我們的地盤,這是我們的家園!”林少將情緒激昂地說。

    頓時整個廣場的士兵都用高亢的叫喊聲回應林少將的講話。

    “挺官方的嘛,不過蠻會說的,連我都要被打動了。”我小聲自言自語道。

    經過了今天的戰斗,我打心底里佩服這些軍人,他們都盡了全力去保護市民。同時我也佩服這卡國疏散平民的速度,大幅減少了傷亡人數。

    坦白說,在今天之前,在這個世界里,我無法理解愛國的概念,我又不能選擇我出生在哪里,這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意思嗎?國是許多人組成的一個群體,但權力卻是一直絕對地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上,其他人也就是與國作出交易,用勞動來換取使用國所提供的生存條件罷了,一個人做好本分就已經是對得起這筆交易了。1500塊一平方的建筑成本,卻賣到3萬到5萬一平方的房價,對于這暴利到底去了哪里,我只能呵呵了。

    而現在,我算是體會到了國的意義。

    “接下來請各排長和臨時排長15分鐘后來后方市部大樓集合,那里定為了我們的臨時指揮部。我們的戰斗隊伍需要重新整合。”說完林少將正要走下坦克,忽然頓了頓,拿出一臺軍用平板電腦,眼睛掃過顯示屏,神情古怪地又重新走上了坦克拿起麥克風“額還有一件事情要詢問所有人。”林少將皺著眉頭說道。

    “上頭指示,如果有人看到···”林少將又頓了頓,又看了一下軍用平板電腦,猶豫了幾秒,繼續說道“如果有人自己,或者有人看到有任何軍人或者平民具有超自然能力,請立即向我匯報。”

    剛聽到這句話,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阿龍就已經站了出來“報告長官!我和那邊那兩個平民都具有超自然能力。”

    我有點無語,有種被出賣的感覺,想著接下來自己會不會被一群軍人抓起來,然后運到某個地方關起來被人研究,做一系列的人體試驗?

    林少將走下坦克,沒有用麥克風,直接對阿龍說道“你說一下具體是怎么樣的情況。”

    “我自己在戰斗中一次近距離爆炸中沒有受任何傷!而且我之前受了一次槍傷傷口很快愈合。”

    林少將聽后并沒有什么表情變化。

    我揚起飲料罐喝了口飲料,其實是想用飲料罐擋住自己的臉,讓別人別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阿龍接下來指了指我“這位平民叫寧風,他···他···”阿龍想了一下,然后一臉嚴肅認真地說道“他是一名絕地武士!”

    什么鬼?

    聽到這話,我一口正在喝的飲料噴了出來。看著阿龍一臉嚴肅地說出這句話,我真的很想大笑出聲,但迫于周圍嚴肅的氣氛,又不敢笑出來,只能用手假裝擦嘴,低下頭掩飾自己因實在憋不住笑而發出“哼哼”聲。

    這時周圍聽到的士兵也開始議論起來“對啊!我看到他用激光劍一下砍死好幾只突擊者!”“我也看到了!不是好幾只,是十幾只!”“我還看到十幾個敵人的那種像火箭的光球打在他身上,他居然一點事都沒有!”議論聲越來越大。

    我實在忍不住,大吼了一聲“我不是絕地武士!”我根本就不怎么喜歡星球大戰這部兒童科幻片,覺得那種兩個人拿著激光劍花里胡哨打十幾分鐘卻沒個結果的動作設計實在是太幼稚了,而且那動作實在太慢了,還不如島國的槍戟片。這根本就是給10歲以下兒童看的電影。

    林少將拍了拍手說道“安靜安靜,都回自己的崗位去!”

    四周的議論聲頓時安靜下來,這時早已迫不及待的炮彈馬上說道“長官!我叫段寒豐!我能···”

    林少將打斷了炮彈的話,說道“到臨時指揮部再說吧。”

    炮彈話語被打斷,一臉不悅,自己小聲嘀咕著什么。

    我們坐上了一輛裝甲越野車,往市部大樓駕去。

    林少將帶著我們三人上了大樓二樓,讓我們在一間辦公室門口稍作等待。而后他走到一臺軍用電臺前,對電臺前的通訊兵說“聯系總部”然后拿起話筒,與話筒另一邊的人開始小聲交談。

    我仔細傾聽交談內容,卻只能聽見林少將的話語。

    “對,暫時只有三人,一個軍人兩個平民。”

    “這樣太荒謬了,你確定這樣做嗎?”

    “可是那兩人完全沒有受過任何軍事訓練!”

    “好吧,明白了。”

    林少將掛上話筒來到我們三人跟前。

    “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面對著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敵人。你們兩位平民有三個選擇可以選。一,是跟其他平民一起撤離到后方的安全地帶。二,是去我們的科研中心,不但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你們身上的超自然能力,而且我們也能讓你們從科學的角度了解發生在你們身上的超自然現象,幫你們找出答案。三,加入我們這里的作戰隊伍,協助我們,等這場戰斗結束了再去我們的科研中心,但加入我們,就必須服從我們的命令。”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