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五章 劣勢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我們跑出了老街區,來到了康泰路,此時四周已經硝煙塵土彌漫,煙霧濃的地方能見度幾乎為0,在城市戰中,因為建筑物的阻礙,煙霧更不容易散去。

    “你在這里等著。”我把背包丟給了方旭,示意他隱藏到一家服裝店里。

    “喂喂,阿風!”身后的方旭用氣聲喊道,我并沒有理會,靠著街道邊,弓身輕步走向泰康路和步行街交界的十字路口。

    此時步行街方向的槍聲已經平息了,雖然城市各處的槍聲炮聲還在此起披伏,但與剛才近在咫尺的劇烈戰斗聲相比,讓人覺得四周出奇的安靜。

    “打贏了嗎”這個想法才剛冒出來,又是兩聲爆炸聲,接著是一連串子彈打擊物體的聲音,密集的槍聲又再次響了起來,還能隱約聽到軍人的呼喊聲。

    “哪里打的搶!?”

    “屋頂,在屋頂!”

    “左側翼屋頂!”

    “找掩護!找掩護!”

    “突擊者!快撤,往后撤!”

    “快離開坦克!”

    “有人中彈!有人中彈!”

    接下來槍聲中開始夾雜著慘叫聲和呼喊醫療兵的呼救聲。

    本能告訴我,軍隊現在處于劣勢,前面十分危險,現在應該跑路逃命。但強烈的好奇心卻又讓我繼續了前進的步伐。

    來到十字路口,我單膝跪在轉角處探頭向戰場張望。

    “該死,什么都看不見。”我心里暗罵道,坦克連續開炮所沖擊起的煙塵實在太大,我只能看到零星的流彈從煙霧中飛出,打在四周的墻體和地面上,砂石飛濺。

    突然,一名士兵從硝煙中被什么東西甩飛出來,背部著地滑行了幾米,停在了距離我五六米的路中央。

    我看了看還在輕微掙扎的士兵,然后眼睛在士兵,硝煙,和周圍地面的彈坑上來回掃視了幾次,心里衡量著得失利弊,口中呼吸也變得急速。

    約莫過了兩秒,我打定主意,起身全速跑向士兵,然后雙手抓著士兵武裝背心的肩帶,拖著士兵快速后退移動,一路不敢有任何停頓,直到把士兵拖到方旭所在的服裝店里。查看自己身上沒有多出什么孔洞之后,我這才敢重重地從口中長呼出一口氣。

    但現在不是停歇的時候,我開始檢查士兵的傷勢。士兵戰術背心的左肋下有一個彈孔,鮮血正在從彈孔處向四周蔓延。我快速熟練地解開戰術背心上的卡扣,掀開迷彩服,傷口猶如一口泉眼,汩汩的鮮血從被打穿的皮肉中涌出。我示意方旭過來用一只手用力壓緊士兵的傷口,然后兩人一起小心地把士兵中彈的一側身體輕輕抬起,士兵的后腰處同樣有一個正在滲血的彈孔。我抓過方旭另一只手,讓他同時也按緊士兵后腰上的彈孔。

    “直接貫穿了肝臟,在這種條件,估計活不成了。”我心里暗道。

    此時士兵微微側頭望向我,他嘴唇顫抖著,牙齒緊咬,呼吸急速而又短暫,一滴一滴汗珠從額頭上滲出,凝聚,流下。我心里不禁佩服,這名士兵在這常人應該哀嚎慘叫的疼痛中,卻是盡力讓自己的聲帶不發出一絲聲響。

    士兵舉起了正在顫抖的右手。我想,我這時應該做點什么。

    我握住士兵的右手說“別擔心,我馬上找東西給你止血,對,急救包,你身上肯定帶著急救包!”說完我想放開士兵的手去翻找急救包,但士兵卻緊握著我的手不放,似乎是把身體中所剩無幾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在手上。士兵顫抖的嘴唇呢喃著什么,我明白士兵是想跟對我說話。我彎下腰,側耳靠近士兵的嘴。

    “快快跑”士兵似乎是為了說出這兩個字才撐到這一刻,說完雙眼渙散,停止了呼吸。

    “人死了,可以放手了。”我輕嘆一口氣,收起了剛才急切與關心的表情。演員下臺后,臉上的表情自然就不用再繼續保持,人死了自然表演也就結束了。對于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一向的冷漠讓我擠不出什么悲傷的情緒。

    我開始在士兵身上翻找起來,眼角瞟見方旭對著他那染滿鮮血的雙手茫然不知所措。我指了指商店里的wc指示牌“去洗下手吧。”,自己繼續清點從士兵身上找出來的東西。

    士兵身上的是軍用17式全地形迷彩戰術背心,這背心的仿品網上早就賣得鋪天蓋地,我也非常熟悉。

    一個滿的步槍彈匣,一把921式9毫米手槍,一把刺刀,一臺隊內個人步話機,一些戰術手電壓縮干糧水壺之類的隨身用品,一個急救包。可惜的是步槍沒有跟人一起拖回來,手槍的威力對付那些裝甲兵估計是杯水車薪。

    我想了想,把手槍連同槍套綁在自己大腿上,其他的東西則塞回戰術背心,直接將戰術背心和鋼盔從士兵身上脫下來,把背心遞給了從洗手間出來的方旭。

    “穿好,這背心有防彈內襯。”說完,我將鋼盔蓋到方旭頭上“帶上這傳說中說造價3000塊的二級頭你就可以去吃雞啦。”

    “喂,都死人了,你還有心情說笑?!你是不是心理有問題??”方旭看上去似乎有點氣憤。

    “不然呢,又不是我的錯,我都盡力了。而且那邊可能死的人更多。”我向步行街的方向指了指,這時候應該保持什么樣的情緒和表情不在我的考慮范圍之內,更何況那些表面功夫根本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唉”方旭嘆了口氣,似乎不想再跟我糾結這個問題,轉而抖了抖手上的戰術背心問道“那你呢,你不用嗎?”

    “我再找一件,這件上面血太多了。”我邊檢查手槍的彈匣和保險邊回答道。

    看見方旭剛才掛在臉上的感動表情瞬間變為完全無語,我忍不住笑了笑。

    這時步行街的槍聲已經在不知道什么時候完全停息了,大概是我們兩人當時注意力都在士兵身上,沒有注意到。

    “現在該怎么辦?”方旭問道。

    我沉思了一會,說道“我們現在出去盲目瞎跑沒有意義,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里,隨時都可能碰在槍口上送人頭。不如先賭一把吧,在這等上十五分鐘,然后我們從內街回到步行街看看能不能撿點什么能用的東西防身。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或者在這等我回來。”

    “跟你一起去!”方旭這次毫不猶豫回答道。

    “好。你要不要吃點東西,你背心口袋里和我的背囊里都有食物。”

    說完我來到柜臺前,一陣翻找。

    “有了”,我從收銀臺抽屜里翻找出一把螺絲刀和一卷膠帶,把一面瘦身鏡子平放在地上,用螺絲刀抵住鏡子一角,另一只手發力用手掌打向螺絲刀柄的末端,一聲細微的聲響過后,鏡子碎成無數塊。我中挑出一塊半個手掌大小的碎片,再隨手拿來一個衣架,把鐵絲掰開掰直折疊成大概15公分長短,再用膠帶把鏡子碎片捆在鋼絲上,同時也在鏡片的邊緣貼了幾層膠帶,把鏡片鋒利的邊緣覆蓋住。

    沒錯,這是從某部著名電影中學來的,但這個工具卻是一直沿用到現代戰爭,是個能救命的玩意。

    做完這一切,我來到方旭旁邊坐下,他身邊已經放著兩三個吃空的包裝袋。

    折騰了一個上午我也是真的餓了,從背包中拿出一個真空雞腿和一包壓縮餅干,我們兩人一起在商店的角落里大口吃了起來。

    吃飽喝足,又稍息了片刻,我背起背包。

    “出發吧。”

    原路返回,但這一次,我每到一個內街轉角口都會先蹲下,把鐵絲上的鏡子伸出轉角,透過鏡子的倒影觀察轉角后的情況,確認安全之后再繼續前進。我真的不想再一次撞到敵人的槍口上,上一次能用斧頭依靠近戰干掉一個,就像背對著籃筐投籃進了一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我們在內街巷子中小心翼翼七拐八繞,終于找到了一個最接近坦克小隊的內街出口。

    此時煙塵已經散去,我背靠墻壁,把鐵絲和鏡片伸出墻角。當調整好鏡片角度,看到鏡片中反射出來的倒影時,我不由自主心臟加速跳動,眼前的景象只能用慘烈來形容。

    這段街道上分散躺著十幾具士兵尸體,其中大部分士兵都是在水泥柱,花壇,綠化樹等掩體后面被擊殺的。一大半士兵身上都有明顯的大口徑致命槍傷,卻有幾個士兵身上有幾道不知有多深的抓痕,身上的武裝背心和迷彩服幾乎全被血染紅。抓痕與抓痕間的間距估計超過5厘米,如果是野獸造成的話,我敢肯定地球上沒有野獸有那么大的爪。更恐怖的是,一臺坦克前,有一名士兵肚子被橫向剖開,能看到只有脊梁骨和背部皮肉還連著上下半身。這名士兵圓睜著眼睛,身體旁的地上有一條由鮮血和各種器官碎塊組成的血帶,從橫切腹部的巨大傷口處延伸出來。

    但坦克小隊被全滅這種情況,我在心里早已猜想過,真正讓我震驚的是兩臺坦克。這兩臺專為城市戰而開發出來的坦克,車體和炮臺上遍布瓶蓋大小的孔洞,履帶斷裂,有的負載輪只剩下半個,其中一臺還在從里往外冒火焰,估計是彈藥殉爆的結果。

    而讓我完全無法理解的是,坦克上的一塊塊反應甲裝有的是正常炸裂開,有的卻是像被什么東西抓開零碎地掉在地上,還能看到里面包裹的惰性炸藥。

    “只看過坦克炮臺被掀飛的,這坦克裝甲被拆下來是怎么回事?”我暗自說道。

    用鏡片觀察屋頂和四周,確認安全之后,我往前擺了下手,示意向身后的方旭跟上,起身快步走出了巷口。

    我來到一名頭部中彈的士兵跟前,這名士兵頭頂的一小塊連同鋼盔已然消失不見,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片露在外面。

    這時身后傳來“哇”的一聲,我轉頭一看,是方旭吐了一地還沒消化的食物。

    經常聽說人在第一次看到尸體內臟時會嘔吐,我一直不相信,也無法理解,因為我覺得看到實物與看電視電影圖片并沒有任何區別,沒見過有誰看電影看吐的。

    現在我相信了。但我依然無法理解。

    我忍不住嘖了一聲說道“你矯情什么啊,浪費食物。”說完我把這名士兵的戰術背心脫下來,因為是頭部中彈的關系,這件背心十分完好,我滿意地點點頭。

    “這是人,這是真人你知道嗎!”方旭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液體,壓低聲音扯著嗓子說道。

    “這是戰爭。你吐完沒,吐完快過來幫我收集彈藥。”

    我從地上挑揀出兩把951式步槍,這隊戰斗小隊的步槍都裝有下掛式榴彈發射器和4倍瞄準鏡,在城市巷戰中這兩件附件十分實用。在仔細地檢查了槍身有沒有破損之后,我把兩把搶的肩帶掛到肩上。再從周圍陣亡士兵的武裝背心中找出了幾個還沒使用過的彈匣,兩發榴彈和兩個手雷,塞到自己身上的武裝背心袋里。最重要的是我又拿了一個完好的個人步話器,這東西雖然我只用過民用的,但軍用的使用方法也差不多,這東西在巷戰這種人員容易被沖散分割的戰斗中尤為重要。

    方旭并沒有理會我,只是自顧倚著墻邊大口喘氣。

    收集完彈藥之后,我走到方旭身旁,用手拍了拍他的背“看看你周圍。”我豎起食指打了幾個圈“這是末日,你需要盡快習慣。”說完我從肩上拿下一把951式遞給了方旭。

    就在這時,我感覺后腦勺被什么東西砸中。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