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廣口市 第三章 覺醒

作者:狂風習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傳說人死前會把一生的經歷在腦海里過一次,我此刻正是如此。

    從小就被父母灌輸好好讀書以后找好工作的思想,被父母千辛萬苦送去重點小學,初中,高中,童年在沉悶繁重的學業中度過。大學畢業出來,卻做著初中畢業就能做的工作,拿著那么七八千的微薄工資,可能一輩子就那么過去了。

    活著就是為了每天重復著上班下班周而復始的無趣的過程嗎,每天圍繞著衣食住行而煩惱,活著真的就是快樂嗎?

    回憶這26年來的生活,似乎沒有任何東西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也沒有什么真正讓自己覺得留戀的,活著就是為了每天被逼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嗎?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自己開始把精神寄托在那些電影美劇中所謂的“末日”之上,寄希望于末日到來能終結掉自己無趣的生活,向往那種刺激又有意思的后末日時代。鍛煉身體,學習各種生存技巧,購買各種戶外用品,warga,露營,射箭,搏擊,射擊,自己把業余的時間都花在了自己天真的“末日”想法上。

    對,連我都覺得自己既天真又病態,但有精神寄托,總能更容易的把煩悶的生活熬下去。

    現在才剛迎來自己期待已久的末日就要結束了嗎?無聊生活剛被終結,后末日時代還沒開始就要迎來死亡嗎?

    不,不甘心。

    我并不懼怕死亡,甚至在今天之前,我一直認為活著就是平靜等待死亡的過程而已。

    但現在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游戲才剛開始怎么能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結束掉!

    我來到這個世界到底是為了什么?

    一股被壓抑已久的怒火從心底燃起,我感覺一股力量從身體里迸發出來,凝固在周遭的空間里。

    幾顆半透明的子彈被定在了我的身前,一圈光線被扭曲產生出來的漣漪從子彈往四周泛開,在我身前似乎有一堵無形的墻。

    此時我進入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時間似乎被放無限放慢,思維前所未有的清晰。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所以我并不理會自己身前的異象,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干掉它!

    裝甲步兵身上的裝甲很明顯不是能依靠身上的一把短獵刀和一把小斧頭能解決的。

    那就砍關節!

    我弓下身體,雙肩往后縮,把背包卸在地上,緊接著半蹲的雙腿力量爆發,我感覺地面如同被收縮般,自己瞬間沖到裝甲兵身側,同時右手抽出腰間的露營斧,看準裝甲兵握武器的右臂上沒有金屬覆蓋的肘關節,手中的斧頭從上往下直劈而去。

    但裝甲兵也迅速作出反應,右手小臂移動了個位置,直接用小臂上的裝甲擋下了斧頭。幾顆火星迸射出來,手上反饋的感覺告訴我,敵人的裝甲絕對不是一把斧頭能撼動的。

    在對方已有防備的情況下,必然不可能再直接攻擊到對方身體的薄弱部位。

    那就打掉武器!

    手中的斧頭劃出一道弧形虛影,我轉為雙手握斧,利用轉腰使腰部力量傳遞到斧頭上,我嘴里不自覺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小手斧從下往上斜砍向對方的武器。

    隨著“碰”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裝甲人手中的武器被擊飛出去。

    但與此同時,我眼睛的余光看到裝甲兵抬起了右腳,緊接著側腰傳來一股巨大的沖力,強大的力道把我整個人擊飛出去,是對方踹出了一腳。

    我蜷縮身體在地上打了幾個翻滾,讓力道卸去后,迅速單手撐地弓身站起,斧頭依舊緊握在右手中。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隨時準備再次前沖向對方發動又一次砍殺。

    這時裝甲人發出一連串低沉生澀的音節,顯然是正在使用某種語言說話。

    但此刻我完全沒興趣去思考對方說的是哪國哪地語言。我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對方的雙手和雙腳上,眼睛死盯著對方身體的一舉一動,準備應對他的下一步動作。

    裝甲人話音結束,從后腰抽出一把長條形的黑色金屬握在手里,金屬的末端發出淡淡的幽光,然后延伸出一道筆直發著白色淡光的半透明——刀刃,外觀上跟長刀非常相像,只是刀身沒有弧度。很明顯這是一把高科技的冷兵器,對方是準備展開近身白刃戰。

    如果此刻按照常理來說,我應該恐懼,應該嘗試逃跑,那我要反問一句:什么是恐懼?

    恐懼是看到可怕血腥惡心的畫面?是感受到利刃刺破皮囊,削斷骨頭的疼痛?是面對下一刻隨時到來的死亡?

    那我只能說這對恐懼的理解實在太膚淺了。

    對我而言,當出身在一個中下層家庭,卻走路時不小心碰倒一個老人,當開著一輛貸款還沒還清的小破車,卻不小心追尾一輛超跑,或者壓死一個沖到路上的小孩,這才是真正的恐懼!

    因為那代表著在未來的若干年里,你只能在債務中每天過著如奴隸般的生活,毫無樂趣的生活。銀行會把你不吃飯也要供著的房子收走,執行院會把你用血汗換來的東西低價拍賣掉,整個人類群體沒有任何人會同情可憐你,活著只剩下痛苦,那才叫恐懼!

    連嘗試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那才是真正的恐懼!

    而現在,面前有一個人跟要跟我展開生死廝殺,我手中有斧頭,腰間有獵刀,殺了他,我不需要負什么秩序世界中的法律責任,殺了他,我就能踏進新世界的大門。活著才是恐懼的根本,死亡不足掛齒,我沒有任何一丁點值得恐懼的理由!

    我冷笑一聲,雙腿肌肉爆發出所有力量,用自己能達到的最高速度沖向裝甲兵。

    我知道絕對不能與對方手上的武器有任何接觸,就連用手中的斧頭格擋也很可能會直接讓自己送命,我能做的只有躲閃和攻擊。

    裝甲兵也壓低身形,在我到達他跟前的前一刻,手中的光刀向我面門直劈而來,速度和靈活度絕對比普通人類高不止一個檔次。

    但是在我眼里,這實在是太慢了!

    我能清晰地看到光刀勻速劃開空氣那瞬間產生出的波紋,能聽到利刃切開空氣時發出的破空聲。

    躲!我用腰部力量使身體側轉避開光刃落下的軌跡。

    砍!我手里的斧刃從下往上迎向對方正在下落的肘關節。

    “咔”一聲脆響,裝甲兵的小臂連同握著的光刀旋轉著飛到半空中。

    我并沒有理會在空中閃爍著美妙光影的光刀和濺在臉上的粘稠液體,手中的斧頭方向一轉,反手橫劈向裝甲兵跨關節處的裝甲縫隙。斧頭精準地嵌進了裝甲縫隙當中,手上的感覺告訴我,斧頭卡主了。

    沒有任何猶豫,我放開斧頭,右手拔出腰間的短獵刀,金屬刀刃反射的寒芒如同一道閃電,直刺向裝甲兵脖頸處的裝甲縫隙。

    刺中東西的阻礙感從刀上傳來的同時,裝甲兵的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我青筋暴突的右手臂,讓獵刀不得再前進半寸。

    我喉嚨里爆發出一陣如野獸般的嘶吼,左手掌心全力擊打向獵刀刀柄的末端。

    “咔嚓”獵刀的整個刀刃沒入了裝甲兵的脖頸之中。

    我依然嘶吼著,右手反手拔出獵刀,左手抓住對方冰冷的甲胄,緊接著一刀接一刀刺向對方。金屬與金屬相互摩擦發出的尖嘯聲在耳邊回蕩,溫暖粘稠的液體濺在皮膚上,在失去理智的瘋狂中,我似乎要把被壓抑已久的對生活的不滿和絕望統統發泄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刺了多少刀,直到手已無力再次把濕滑的刀從對方的身上拔出來,我這才意識到繼續這樣做已經毫無意義,對方已經徹底死透了。

    理智回歸,我頓時雙腿一軟,整個人坐倒在地上,雙腿和手臂的肌肉一突一突跳動著,全身一陣酸軟乏力,感覺就像全速跑完2000米再連續做了300個俯臥撐。手臂與額頭上多處被擦傷的皮膚和被重擊的側腰漸漸傳來了火辣的疼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