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5955章 決戰之前

作者:耀陽祖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今天這場婚禮,其實張鐵根沒有邀請兩個女人,一個是人在英吉利的莉莉婭。莉莉婭是英國的特工,她的工作注定她必須保密和張鐵根之間的關系,否則張鐵根和她都會有性命之憂。

    第二個女人就是薛曼。張鐵根在結婚之前,就已經派人給薛曼送去了一張大額支票,上面填寫的數字足夠薛曼那個美女空姐揮霍一段時間的了。

    張鐵根對薛曼的感情是最單薄的,而且大家都是聚少離多的,感情早就慢慢地淡了。

    更何況,薛曼也只是想要在張鐵根伸手找一張長期飯票而已,她的工作注定她可以釣到和張鐵根一樣有錢,但是比張鐵根還要帥氣的飯票。

    現在,張鐵根既然主動獻上一張幾百萬的飯票,薛曼自然也就樂得和張鐵根分手。

    這個世界上能夠用錢搞定的事情,它真的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這條規律放在男女感情這種事情上面簡直是再精準不過。

    張鐵根隨之拿著一瓶酒,在陽臺上面的躺椅坐下,墨冬島此時一片安靜,除了呼呼地海風和嘩嘩的海潮的聲音。

    張鐵根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突然發現樓下地上有個黑影?

    張鐵根立刻翻身跳上了別墅樓頂,不由得是一愣,樓頂上面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二個人,而是三個人!

    魯賓斯坦!三姐蘇玉堂!還有冥王哈迪斯!

    魯賓斯坦和三姐蘇玉堂張鐵根一點都不擔心。但是冥王哈迪斯的到來,倒是讓張鐵根充滿了警惕。

    更何況,這個屋子里面可是住著他的三個明媒正娶的媳婦兒,以及三個兒女!

    皺起眉頭來,張鐵根警惕的問道“哈迪斯,你來我這里想要干什么?”

    三姐蘇玉堂走到了張鐵根的身邊,這是要一起合力對付冥王哈迪斯的意思。如果,冥王哈迪斯真的想要在這里鬧事的話。

    但是這個時候,魯賓斯坦居然站出來說話了,對著張鐵根說道“禿鷲,你這次是誤會了哈迪斯了。我跟你說過,我給你帶來了一份大禮。”

    張鐵根皺了皺眉頭道“你丫的厚禮就是哈迪斯?”他寧肯不要這樣的厚禮。

    “不是。我給你帶來的厚禮是哈迪斯的一個和平協議以及一個重要情報。”魯賓斯坦笑著說道,“哈迪斯,你和張鐵根說吧。”

    哈迪斯身形高大,比張鐵根搞出了一個多的投,一頭雪白的長發,讓他在月下充滿了威嚴的存在感。

    不過,哈迪斯十分誠懇的對張鐵根說道“禿鷲,我們冥宮和你們奧林匹斯殺手團這三年來不斷的發生著互相攻擊的事情,這讓我們雙方都損失慘重。所以我想要借著你結婚的日子,跟你約定一個和平協議。從此以后,我們雙方就是盟友,雙方的任何成員除非受到對方的成員的襲擊,否則雙方不能夠再發生武力沖突。”

    點點頭,張鐵根也確實已經厭倦了和冥宮之間的仇殺,說道“我可以答應你,具體的細節問題,我會派出全權代表去找你談好。我們之間最好白紙黑字的簽下和平協議才行!”

    “我同意。”冥王哈迪斯點點頭,說道。

    “你要給我的情報呢?”張鐵根問道。

    “意大利的德古拉家族再次聯合了米粒堅的肯尼迪家族和馬耳他騎士團準備再度向你復仇。你最好小心一點。本來,他們也是邀請了我的,但是如同三四年前那樣,也被我給拒絕了。這是我對你的善意。”冥王哈迪斯說道。

    點點頭,“謝謝你的情報。”張鐵根微微一笑,說道,舉起手里的酒瓶邀請,“你們要不要都喝一杯?”

    魯賓斯坦笑著說道“雖然今天已經喝了很多,但是我是不會介意再多喝幾杯的!”

    “你們愛爾蘭人那也都是天生的酒鬼。”張鐵根笑著說道。

    “還有足球流氓。”冥王哈迪斯笑著說道。

    “fk!不要說這些,很丟人的。”魯賓斯坦笑著說道。

    看到這邊沒有了狀況,張鐵根伸手捏了捏蘇玉堂的手,蘇玉堂點點頭,下樓去給大家拿了被子。

    于是,大半夜的月下,一個國際恐怖分子,一個縱橫歐洲的殺手組織之王,一個昔日的殺手之王,今日的新郎,一個昔日的絕世魔女,四個人拿著酒杯,坐在一起沒有怎么說話,只是細細的品著酒杯里面的烈酒的味道。

    一個小時之后,冥王哈迪斯就走了,搭乘一條游艇再度離開了墨冬島。

    魯賓斯坦也跟著走了。這里只剩下了張鐵根和蘇玉堂。

    張鐵根伸手別過蘇玉堂的腦袋,讓她靠在他的肩頭上面,柔聲問道“你今天沒有出現在婚禮的現場。”

    “我一直在不遠處看著你。”蘇玉堂柔聲說道。

    “對不起。”張鐵根說道。

    “我知道。”蘇玉堂柔聲說道。

    “現在婚也結了,接下來就是和玉麒麟決戰的日子了。”張鐵根說道,“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

    蘇玉堂抬起頭來,看著張鐵根,充滿鼓勵的說道“這兩年來你每天都在練功,你的實力甚至已經超越了我,你是不可能輸給玉麒麟的。”

    對著蘇玉堂微微一笑,張鐵根說道“我其實也對自己挺有信心的。”

    “你這個小子!”三姐蘇玉堂頓時被張鐵根給逗樂了,輕輕地拍了一下張鐵根的手臂。

    張鐵根伸手抓住了蘇玉堂的手,放到嘴邊吧唧了一口,說道“三姐,將來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離開我。”

    “我說過,除非你不要我了。”蘇玉堂充滿柔情的看著張鐵根,說道。

    “嗯。”張鐵根微笑著點點頭,抬頭看了看天空,“這里可真好啊!”

    “就是人太多了不好。”蘇玉堂說道。

    “你喜歡清靜?”張鐵根問道。

    “嗯。”

    “過兩天他們就都走了。”張鐵根說道,“回頭咱們再一起練練功。我最近的寒御功又有了一些長進了。”

    “好啊。我覺得吧,如果你要找玉麒麟決戰的話,決戰地點應該擺在沙漠里面,而且天氣一定要熱,這樣能夠很好的限制玉麒麟的功體,讓他不能夠完全發揮出寒御功的全部實力。”三姐蘇玉堂說道。

    搖了搖手指,“不,不,不,”張鐵根說道,“我會找一個冬天的海上小島作為決戰地點。”

    “為什么?”三姐蘇玉堂驚道,張鐵根的想法簡直不可思議,這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長嗎?

    “你曾經說過,玉麒麟雖然表面上看是個謙謙君子,但其實內力的傲慢甚至超過龍神龍凌天。玉麒麟這輩子服的人,除了龍神龍凌天之外就再也沒有第二個人了。”張鐵根微笑著著說道。

    “面對著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我找他去什么撒哈拉沙漠決戰,他多半也會應戰的。”張鐵根跟著說道。

    “這樣不是很好嗎?”蘇玉堂連忙說道。

    “好是好,而是那時候的玉麒麟心里必然是對我非常警惕的。可是,我需要的敵人并不是一個警惕的超級高手。”張鐵根笑著說道,“我的功力多半還是比不上玉麒麟的,我的戰斗天賦只怕也是比不上玉麒麟的,所以我想要戰勝他,必須要靠腦子和心理戰。”

    想了想,蘇玉堂問道“所以,你這是打算利用環境來麻痹玉麒麟嗎?”

    “是的。”張鐵根說道,“我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得出的戰法是,我一開始就會使用修羅魔功和摧神指全力攻擊玉麒麟。”

    蘇玉堂問道“那你一直在潛心修煉的寒御功呢?”

    “三姐,你是我的人,你把修羅魔功交給我的事情,現在武林上的人差不多都已經知道了。當然了,消息是我故意散布出去的,玉麒麟不可能不知道。其實,他早就在三年多以前就知道了這個事情。”張鐵根老奸巨猾的笑了笑,說道。

    蘇玉堂點點頭。張鐵根繼續分析道“那時候,我會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我突然全力發動寒御功的機會。”

    “啊!到時候,玉麒麟在完全猝不及防之下,多半是防不住你的寒御功的攻擊。你這是要一擊奏效!”三姐蘇玉堂頗為激動的說道。

    “是的。你覺得怎么樣?”張鐵根問蘇玉堂道。

    點點頭,“雖然覺得你的想法太過冒險了一點,但是也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性。”蘇玉堂點點頭,說道。

    看著蘇玉堂的那張俏臉,張鐵根笑著說道“那么三姐,以后咱們就按照這個劇本來模擬演練吧。你當玉麒麟。”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蘇玉堂笑著說道,笑得十分燦爛。

    這種事關生死的大事,張鐵根還是最喜歡來找她商量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秒速时时彩官方